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北京爷们儿(26)
时间:2007年01月09日09:24 我来说两句  

 

  改头换面

  几天后山林找到了新住处,他和阿三住在一起。

  一天傍晚,我们在家小酒馆喝酒,正好商量商量今后的出路。按照山林的意思是接着倒烟,阿三想起这样就能经常回广州,自然双手赞成了。

  其实那几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听了他们的话不禁摇了摇头。
“倒烟总是犯法的,现在国家越抓越厉害了,扳子怎么样?玩得够大了吧,最后不还是死了?我们要再倒下去,不是让黑道上的人做喽就得被就地政法,保证是这个结果。”

  “昨天碰上麻疯,他说那车烟已经出去一半了,还盼着咱们再进一批呢。”山林不情愿地说。

  我把酒瓶子摆到他们面前,瓶子里还有多半瓶二锅头:“阿三,你把这瓶酒扔外面去,摔得越碎越好。”

  阿三迷惑地看看我,又扭脸看看山林,他扭了扭屁股又坐下了。

  “你喝多啦?还有多半瓶酒呢。”山林惊奇地把瓶子拿起来端详着。

  “要是空瓶子你扔不扔?”我不动声色地问他。

  “空瓶子扔就扔了呗,又值不了二分钱。”山林还是不明白,他边说边揣摩起我的表情来。

  我仰在椅子上,呵呵笑了两声。“对呀,空瓶子你就不心疼,有酒了谁也舍不得摔。我们以前就是空瓶子,反正也没俩钱,大不了咱哥们儿从头再干,对不对?可现在我们是有身价的人,有几个跟咱们似的,兜里揣着几十方?所以咱们不能胡来了,再陷进去就不值了。”

  阿三首先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山林无奈地笑了:“你小子就是聪明,那你是怎么想的?”

  “政府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咱们虽然还说不上富,但也算有资本了。”我语重心长地说,那时我竟觉得自己像个董事长。“所以从现在开始咱们得干点儿正经买卖,咱有本钱,起点就比他们高,挣钱保证比他们容易……”

  “行啦哥们儿,谁也没让你做报告,你就说怎么干吧?”山林怕我长篇大论地说下去,赶紧打断了话头。

  我想不起怎么开口便扭脸向窗外望去,那一刻我陷入了沉思。窗外斜阳西照,金色夕阳下人流浪潮般的涌动着。这让我想起小时侯住在排子房附近玩儿,每当阴雨将至,成群的蚂蚁便会蜂拥着跑出来。这时我就会浇上一盆凉水,要是有开水就更好了。我特喜欢看那微小的紫色生灵悲惨地漂起来,它们在水面上拼命挣扎着,那无所依托的样子令人感慨。现在这夕阳下的人群又何尝不是这群蚂蚁呢?至少他们都那么忙碌。由此我想到自己,现在的自己是不是也是一只无所依托的蚂蚁呢?玩儿了命的挣扎却毫无意义。

  “嘿,我问你话呢?”山林再次打断我的遐思。

  “我得想想啊。”我不满地斜了他一眼。“谁也不是诸葛亮。咳!”我又侧头想了想,其实在广州转的那些日子就多少有些想法了,这几天在北京市面上跑了跑则更坚定了我的信心。“我倒是想,看看服装生意怎么样?”

  山林和阿三对望一眼,阿三先说话了:“可我们实在不懂呀,款式看不准是要吃亏的。”

  “倒烟你就懂?你就会推牌九、玩麻将。”我一下把他的杯子倒满了,阿三本来不能喝酒,他竟给吓得跳了起来,山林和我指着他哈哈大笑。

  山林笑后长吸了口气,他皱着眉说:“可咱们倒烟,销路不发愁,服装这玩意儿谁都没沾过。”

  “哪天我们要是和麻疯翻了脸,一样得自己找销路对不对?就是倒烟我们也只有半条命抓在自己手里,咱们没出事,就是因为咱们出手快,咱们这车烟在北京砸半个月试试?日本船——满完,保证让警察端喽。”我猛喝了一口酒。“服装风险小得多,本钱不太大,关键是不犯法。咱们各出十万,在北京就能拔份儿,想挤谁就挤谁。你信不信,咱们能在百花一下租三个摊位,东方不亮西方亮,进十款,怎么也能卖好一款,三个月咱就全明戏了。而且你知道服装有多大利吗?在百花二百块钱的甲克,广州五十块钱就能拿,这事我早就打听过。”

  阿三一听去广州拿货,立刻来了精神:“是,是,广州的服装可便宜了,全是香港的款式,在内地很好销的。”

  山林低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他拍了下桌子:“上次在广州你不想去提货,我死活要去,结果咱们差点儿把命搭上。这回我听你的,咱们明天就开干。”

  我举起酒杯,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明天咱们想到办事处开个待业证,然后去工商局批个照。打明天起咱们改头换面,做正经生意了。”

  山林一口把酒闷了下去:“对,没准咱们还成了改革开放的先锋呢。”

  “那怎么着?执照下来咱们就申请进工商联,想出人头地这也是一条路,青年企业家,到时候让那帮孙子看看。”说到兴奋处,我竟一甩手把酒瓶子打翻了。山林伸手去接,结果晚了一步,他只抓住了一块玻璃茬儿,食指被划破了一个小口,血流了几滴便止住了。当时我们谁也没拿它当回事,现在看来那的确是不详之兆。

  第二天我们分头行动了,山林负责去百花市场租摊位,我去办执照,阿三到服装市场上调查行情。山林的事很顺利,没几天就谈好了三个摊位,阿三干的本来就不是着急的事,可我的执照却办得特别费劲,连续一个礼拜,我跑了九趟办事处,五次工商局,两回派出所外加三回居委会。最后工商局说要一家市级医院的体检证明,就这样我又跑了两趟医院。检查身体时最可气,医生恨不得把我拆喽,最后他说我的槽牙有些问题,不提早治疗会出岔子的。我当时差点儿给他跪下,就这样医生才很不情愿地给我发了证明。

  再到工商局时,那个接待过我的办事员竟说体检证明上的字迹不清楚,要再开一张。这下我可急了,当时我觉得脸上的肉已经翻到脑门子上去了。“医生的字都这德行,我有什么办法,都来这么多回了,您就给我办了吧。”我强忍着怒火,手指头一直在桌子下面哆嗦。

  办事员是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家伙,他瘦脸嘬腮,身子干巴得像枣树竿。他摇头晃脑地哼哼道:“我们是严把关,知道最近清查公司抓出多少皮包公司吗?好几千家,我顶得起雷吗?”

  “我手续齐全了,要多少注册资金我们有,谁是皮包公司?我们不过是申请个体执照吧?大家都是混口饭吃,谁也别难为谁对不对?”我已经忍不住了,牙根疼得厉害。“真不是瞧不起你,被清查的皮包公司没一家是你批的吧,你有那么大权力吗?”

  办事员气得差点儿站起来:“这是怎么说话哪?让你怎么着,你就去干呗。这是规定,我管不了,是吧?上头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做,保证错不了。再说了,公家的事还管不过来呢,个体户的事就自己解决吧。”

  “个体户怎么了?个体户就该死是怎么着?知道我是哪个学校的吗?”我眯着眼睛说道。

  “你还能是北大的?”办事员轻蔑地咧了咧嘴。

  我双手按在他的办公桌上,脸几乎贴到了他鼻子上。“我要是不让学校开除就真上北大了,你知道我一口气打了几个警察吗?”

  办事员挺直了身子,惊恐的目光一直在我鼻子下面游走着。“你,你,你要干什么,这可是国家机关。”

  我几乎是咬牙切齿了:“干什么?今天盖了章,发了证,咱们算完,没准过两天我请你喝酒,咱们也交个朋友。谁要是难为我,哈哈……”我仰头大笑起来。

  “你,你,你?”办事员一下跳了起来,可他后面就是窗户,办事员回头看了看便靠着窗台站住了。

  “我也不能怎么样你,只要有人敢回家,半路上我就卸他条腿,你别怕,保证不卸你的。我要你的腿也没什么用啊,又腌不了火腿,没用啊。”我手捻着裤腿,笑脸一直探到办事员面前。

  办事员拼命摆着手:“朋友,朋友,咱们别这么着,谁都不容易您说是不是,谁也不是想成心玩儿你,这不是有困难吗?”说着他拿起我的文件,装模做样地看起来。

  “有困难才找您哪,没困难就该去火葬厂了。”我抱着胳膊,眼睛一直挑着他。

  办事员假装点点头。“对了,我看出来了,医生的字就是缺德,这不是耽误事吗?”他哈哈笑着。

  “照能办啦?”我问他。

  “手续齐全怎么不能办?咱不是照章办事吗?”办事员边说边给我办手续了。

  不久后,我们在百花市场的摊位启动时,我还真请办事员在香港美食城吃了顿饭。这小子一进美食城都傻了,后来我们彼此成了朋友。现在这家伙已经是工商所的头头了,后来我办广告公司时,还是找他帮的忙呢。

  

  此后我和山林开始扮演正经商人了,其实现在想来发迹并不太难,只要你选准了时机,再有些小聪明,一般都差不多。我们在百花市场整整混了三年,我和山林轮流从广东进货,谁在北京时谁就去盯销售。那几年的生意很火,有人说在西单、王府井弄滩驴屎都能卖个好价钱,这话没错。而且我们的本钱大,又占了好几个摊位,一般小个体户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干服装的头一年,我们摊位旁边的几家就被挤黄了,于是我们开始收编他们的售货员。有时山林跟我开玩笑说:“国家应该奖励咱们,咱俩解决了多少失业问题。”

  “胡说。”我板起了面孔:“我们国家没有失业问题,只有待业。”

  我们在百花最火的时候,手里有五个摊位,光售货员就有十个,还不包括阿三这样为我们跑腿的。那三年里我们的个人资产整整翻了好几倍,连阿三都不稀罕在小盘上赌钱了。

  有一次我们在广州一口气进了三十多万的服装,回到北京后我给阿三放了三天假,这家伙一猛子就不见了。那段时间山林刚迷上开车,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找了个落户单位,车本倒是拿下来了,可买车又成了问题。当时私人买车受限制,山林说了不少好话可吉普车公司就是不卖给他。那阵子买卖的事都交给了我,山林一直在外面跑买车的事。

  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便决定把阿三先叫回来。可呼了这小子三十多遍也不见回音,第二天上午阿三终于露面了。

  “你死哪个耗子洞去了,我呼了你三十多遍,还想不想干?!”一见面我就劈头盖脸一顿骂,阿三这家伙脾气好,不管怎么骂都没关系。

  阿三满脸沮丧,他举着右手,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我一巴掌将他的手打下去。“又输了吧?早晚我们得在赌桌上给你收尸,我告诉你现在国家正打击赌博呢,要是进去了我可不去赎你。”

  阿三突然一屁股坐到沙发,左手拼命地捶击着大腿。“我的手,我的手。”他依然举着右手,手指头跟抓饶似的伸缩着。

  “怎么了?”看到他这副德行,我不敢怠慢了。抓起他的手,使劲摆弄了几下,可阿三一点反应都没有。“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想动大指,可小指动,想动小指,可中指动,有时候这几个手指都跟死了似的,动不了。你看看……”说着他开始为我表演起来,只见他左手拿起一盒烟,右手的小指和食指吃力而滑稽地往出掏烟,另外的手指都帮不上忙。忽然他的右手停在一个姿势上不动了。“你看,你看,你看,真不能动了。”阿三抱着自己的手都快哭了。

  此时山林兴高采烈地跑进来,他看到阿三怪异的表情不禁呆了一呆。我示意他注意阿三,阿三看到山林进来又表演了一次。

  “新鲜嘿。”山林拉着阿三的手晃了几下。“你怎么弄的?”

  阿三另一只手抱住脑袋:“我也不知道。”

  “你这几天到底干什么去了?”我有些急了。

  “我就是玩儿了三天牌,这回我可赢啦。”说到这阿三的眼睛又开始发亮。“昨天晚上我们才收,今天早晨起来就这样啦。”

  “去医院看看吧。”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

  “刚从医院回来。”阿三由衷地叹息着。“他们收了我的钱,可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毛病,说什么手部神经老损,需要静养,另外几个医生说是腱鞘炎,可又说我这个岁数不该得这病。反正是没说清楚。”

  山林哈哈笑起来:“得,这回你也成废人了,玩儿牌把自己玩儿废了,你真行。”

  “你去的哪家医院?”看到阿三悲痛欲绝的样子,我有些不忍心了。阿三说出医院的名字后,我仰头想了想。“要不你去看看中医吧,西医除了会使仪器,他们狗屁都说不清楚。前几天我们邻居的一个小孩出水痘憋得厉害,到医院一看,他们楞说是大脑炎,差点儿把我们邻居吓尿了裤子,当天下午水痘出来才安心。这种病就得找中医。”

  阿三迟疑地看着我:“真的?”

  “你他妈的还不赶紧走,再不走我踹死你。”我假装发怒地往外轰他。

  阿三走后,山林又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他叼着烟,一脸得意地望着我。“大姐这两天没找你?”

  那阵子我搞了个体育学院的女学生,由于乳房太大,山林则一直管她叫大姐。“搞体育的身体就是好,丫没事就找我,我都怕自己顶不住,要不发给你吧,她对你也挺有意思的。”我笑着说。

  “拉倒吧,我可不喝你的洗脚水。”山林肯定有高兴的事,他说话时一直是眉飞色舞的。“知道我有什么好事吗?”

  “车买回来啦。”

  山林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他原地转了个圈儿,拍着手叫道:“切诺基,四个缸的,带前加力。”山林一把拉住我向外跑。他边跑边说:“我是找麻疯帮我办的,车落在他叔叔单位了。”

  我们来到外面,那是一辆崭新的天蓝色切诺基,宽大而霸道的车鼻子几乎是向上翘的。山林照车轱辘上踢了一脚:“怎么样?”

  我围着切诺基转了一圈儿,当时我还不会开车,根本体会不到山林的疯狂。“这车运点儿货倒可以。”我指着车后箱道。

  “歇了吧你,运货?亏你想得出来?”山林恶狠狠地瞪着我。“这叫吉普,在美国都是富人玩儿的车,给你运货?走,我带你兜一圈儿。”说着,他示意我上车。

  我随他上了车,最近山林认识了一群大款,他俨然把自己当成其中一员了。这帮人无事可干,天天在一起花天酒地,看什么都不新鲜。我劝过山林几次,这小子全然不将我的话当回事了,山林买车估计也是怕人家瞧不起他。

  切诺基风驰电掣地在市里前进着,宽大的轮胎扬起阵阵灰尘,有人说开这种车会使人长脾气,山林也是一样,他半张着嘴,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声音。有一段时间我被他吓坏了,手拼命抓住车门上的把手,汗都出来了。

  山林足足疯了一个多钟头,最后我说新车不能这么开,这样开太毁车了。山林才将信将疑地找了家饭馆吃饭。落座后他依然掩饰不住兴奋,眼睛不时地瞟着自己的爱车。

  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行了嘿,看见姑娘也不至于这么没起子吧?”

  山林恶毒地哼了一声:“姑娘?六个姑娘我也不换。你还不知道我对女的就那么回事,全是傻逼!对了,昨天我在排子房碰上二头了。”

  我端着酒杯没说话,大概一年多没见二头了,其实也没什么矛盾,我的确是懒得搭理他。现在的二头张嘴美国,闭口美利坚,那回他竟问我“亚美利加”是什么东西,我指着他的鼻子道:“上学的时候你不上心,现在连家都找不着了吧?”

  二头却理直气壮地说:“当时谁知道咱妹妹能去美国?要知道我也得好好学美语了,我怎么没见过补习美语的班啊?”当时我气得险些昏倒在地。

  “二头这回不牛了,军人服务社把他轰走了。”山林边喝边说。

  我抬头看了看他,这件事倒是挺让人意外的。“大庆他爹不是大院的头吗?就是退休了也不至于这么没面儿吧?”

  “什么呀,就是大庆他爹给他撤的,现在大院正追二头这几年的房租呢。”山林哼了一声:“他跟我借钱,我当时就甩给他一万,我兜里就那么多。”

  “为什么呀?大庆他爹不是二头他们家的亲家吗?”我实在搞不懂了。

  山林突然笑起来,他笑得厉害,刚喝下去的酒几乎喷了出来。“卫宁这丫头真了不得,人家到美国混了两年就把大庆甩了,人家跟一个美国人结婚了。你说大庆他爹能有完吗?”

  “是吗?”我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像小时候一次学校运动会上,我跑百米时张着嘴跑,快到终点时,我觉得嘴里飞进个东西。停下后我可发现飞到嘴里的是只苍蝇,当时恶心得差点儿哭喽。

  “当然是真的,人家卫宁绿卡都拿下来了。”

  我无奈地摇摇头。“二头现在怎么样了?”

  “他正办残疾证呢,二头说有残疾证做买卖方便,不交税。”

  “他会干什么呀?”

  “人家说要学修车,已经报名啦。”说着山林又看了一眼外面的切诺基。“二头现在还不服呐,人家说自己是正经美国人的大舅子,身份不一样啦……”

  “瞧丫那德行。”我愤愤地骂了一声。“二头越来越像狼骚儿了,你那一万块钱算扔井里了。这几他做买卖就没挣下钱?”

  山林苦笑了一下:“他,他挣不着钱,那小子连帐都算不清楚,尽挨蒙了。知道狼骚儿的钱是骗谁的吗?”

  “难道是二头的?”我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发冷,狼骚儿这东西也太六亲不认了吧?

  “昨天二头喝多了,要不他才不说呢,狼骚儿就是骗了他五万,后来他把狼骚儿告了,其实只不定他被骗了多少回呢。要说就咱俩聪明,想骗咱们?没门。”山林向我举了举杯子。

  我们出了饭馆,山林一边抱怨天热一边打着了车,他直接挂的二档,切诺基“呼”地冲了出去。忽然我看到一辆三轮车正在横穿马路,眼看快撞上了。我大叫停车,山林的反应非常快,一脚刹车点到了底,新切诺基够争气的,“吱”的一声原地跳了几下,硬是停了下来。

  山林定神瞅瞅,前轱辘离三轮车只有半米远,他趴在方向盘上长出了几口气。

  蹬三轮车的是个50岁左右的半大老头,他几乎和切诺基一起踩的刹车,惊吓之后便瞪着我们车的挡风玻璃运气。

  山林等了一会儿,发现老头没有要走的迹象。

  “得,可能碰上耍死狗的了。”我哈哈笑着说。其实开车的碰上这种爱较劲的半大老头,一般只能忍了。但山林哪能把板儿爷瞧在眼里,他使劲按了两下喇叭。

  “开个破车,你就是人啦?小母牛倒拉车,你够牛避的呀你。”板儿爷听他按喇叭,居然张嘴骂了起来。

  山林一听这话,怒火直往脑门子上撞,脸上的肉坑立刻耷拉下来。他把车窗摇下来:“碰着你啦是怎么着?老老实实走你的道儿,别找事。”

  “呦呵!岁数不大,口儿可够正的,你们家老家儿怎么教你的。”板儿爷一下从车上窜了下来,他叉着腰站在切诺基车头前不走。

  “充什么大个的?赖蛤蟆过马路,假冒中吉普,畜力车早就淘汰了,你还牛什么?”山林翻着眼珠,一点儿不示弱。

  “嘿!好,有你的。”板儿爷气得连吐了两口痰。“好,今儿说几句好听的,咱算拉倒,要不我就让你撞一个试试。”

  山林怒气冲冲地下了车,我安然地在车上坐着,连个板儿爷都对付不了,山林就别混了:“有事没事?闲得你身上长蛆啦?告诉你,刚才我把你撞死,最多也就判7年,您呢?赶儿屁啦。还他妈不张罗谢谢我,捣什么乱?”

  “牛!牛!牛得你都没边儿。我就不信你敢撞我,告诉你,你不是牛吗?今儿个咱没完,有种你就从我身上压过去。”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一群看热闹的,板儿爷是个人来疯,瞧见人多,更不依不饶了。

  山林手指点着板儿爷的脑门:“较劲是不是?要不这么着吧,您上去,让大家伙也瞧瞧我敢不敢撞,不撞我是孙子。”说着,他向众人挥了挥手:“大伙都躲远点儿,无怨无仇的碰着你们可是您自己倒霉催的。”大伙一听这话,立刻躲到远处去了。

  “嘿!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不撞死我你都不是好样的。”板儿爷迟疑了一下,还是坐到了三轮车上。

  山林看他坐好后,气哼哼地钻进伏尔加里。“别闹,走喽完了,跟他较什么劲?”我在车里劝他。

  山林阴着脸:“我就不信这个邪,还能让他震住?”说着他“噌”的把车倒出了几米,然后狠命点了下油门,自重一吨多的老伏尔加“唿”的就冲了出去。

  我只听见“嘭”的一声,切诺基正好顶在三轮车屁股上,三轮被撞得直冲出去,最后前轱辘撞在马路崖子上,车才停下来,车上的板儿爷一下子从车把上栽了出去。他身板倒是硬朗,一扭腰就站了起来。板儿爷诧异地望着我们的切诺基车头发呆……

  山林把头从车窗里探了出来:“怎么着爷们儿,再来一次啊?”

  板爷儿使劲咽了口唾沫:“你行!你行!”他推起瘪了前轱辘的三轮车走了。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唯一能打出【范特西】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台湾南部发生7.2级强震
·解读06年中国国防白皮书
·萨达姆11时05分被绞死
·免费电影 top新闻 医改
·姚明 王治郅
·多哈亚运会 刘翔 篮球
·欧洲冠军联赛 体育彩票
·保时捷 天语SX4 凯美瑞
·标致206 荣威 长安奔奔
·搜狗紫光拼音输入法下载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