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评说 > 十年砍柴 > 个人文章
十年砍柴:关于水稻的回忆
时间:2007年01月08日10:21 我来说两句  

 

 (近日看到袁隆平接受天涯杂谈和南方农村报联合采访,想起了一次偶遇这位老先生。那是1996年,我在某机关工作,被差遣去首都机场接各地来开会的官员,长沙到北京的班机抵达后,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长相和南方农民毫无二致的老头,我和另外一个接机的同事惊呼:“袁隆平!”接他的是一个小年轻,可能是他的学生,老袁还看到小年轻还说了句:“我说不用接,我又不是认不得路。

  我想很多年后,只要人们还吃稻米,袁老头就会一次次被人提起。那些出入扈从如云的大佬,大多数会被人忘记。

 此文也纪念我在故乡和水稻相守的那些日子。)

 不闻水稻吐穗的香味久矣,不下田操起镰刀割稻更久矣。

  居北方十余年,每次回家都是大冬天,荒凉的田里长着星星点点的苕子草,上面覆盖着一层白霜,露出晚稻割完后贴地的根茎。有一年去云南元阳采访时,顺道去了当地有名的哈尼族梯田,正是稻子成熟的时候,站在山上往下看,层层叠叠的稻浪在高原的风中涌动,仿佛回到了老家。在老家处处有那样的梯田,处处有那样的水稻。

  水稻,只是人类主食的一种,但对老家的人来说,它就等同于主食,说“吃饭”指的一定是米饭,父母曾来北京小驻,每顿当然必做米饭,但我和妻子有时吃面条和馒头。母亲很惊讶,说你们怎么不吃饭?那怎么能行?二十年前家兄在石家庄读军校,写信回家报告说,一个月只吃几顿大米,其余都是白面。外公知道后叹息良久,说当了军官,国家怎么连饭都不管饱呢?还不如我们作田的。-----老家的旱地也种小麦或荞麦,但那只是用来做零食用的,比如麦子粑粑,是当不了主食的。若有北方客去湖南乡下,有主人端上一盆挂面,里面有几个鸡蛋,那是菜肴的一种,主食只有你碗里的米饭。

  当一个人看着或者亲自把秧苗插进田里,伺候它长苗扬花颗粒饱满,然后再收割,上碾机,再米糠分离,再把米饭煮熟,那样吃进嘴里,对稻米会有一种虔诚的感恩之情。

  从我记事起,生产队已经开始大面积种植杂交水稻了,袁隆平的知名度在当地农民心中,可能仅仅次于每天在广播中播名字的几位大领导。

 鄙乡的水稻耕作在二十年内有过两次革命。第一次革命是双季稻的推广,那大约是五十年代末,有一年种稻季节提前,收完早稻后,再插晚稻。只为一名种田的老把式,我爷爷认为这是违反上天定的规矩,他不相信世上哪样一年收两次稻谷的,说生产队干部是异想天开。等到晚稻快要成熟了,爷爷走到田埂上,将带浆的谷粒用牙一咬,实实在在感觉到这就是能养人的稻米,服气地说:“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以后真的有吃了。”

  第二次革命是杂交稻的推广。谷种是生产队从公社购买的,很金贵。育秧的时候还刚过阴历年不久,天气十分寒冷。生产队选几块最肥沃、灌溉最方便的水田作秧田。犁耙秧田的,绝对是生产队中种田种得最好的庄稼汉,他们具有生产队长都要尊重三分的权威,因为一个队三十户一百多号人的肚子,就望着这几丘秧田。牵牛犁秧田的时候,水还冰凉冰凉的,生产队出钱给这几位老把式弄来烧酒和腊肉,喝完酒才下田。背犁的牛干完活后也受到特别的款待,将黄豆梗用热水泡软,里面搁着榨完香油的油菜饼,牛吃了这样的大餐,长力气。秧田来来回回翻几次,最后用木筢弄平,分成小条,将已经在适当水温中浸泡一段时间的谷种均匀地撒在上面,再覆盖一层剁碎的青苔保暖-----那是还没有塑料大棚。青苔还不能盖得太厚,提防秧苗被烧死。

 然后,农民像看待自己刚出生的小儿女一样,一天几个来回,去秧田岸边看嫩嫩的青苗一点点从青苔下面拱出来,在初春的风中长高,长高。等到四、五寸的时候,就可以从秧田里扯脱栽种到稻田里去了。

  大凡乡下小孩,七、八岁学插田时,首先要学扯秧,大人会告诉你怎样快速却小心地把秧苗扯脱,不伤根须,扯完一把后把根须在水中来回涮几下,泥块脱掉了,只有白色的根须绿色的秧苗,煞是好看。用一根干枯的稻草顺手系个活扣,这很有学问。要系得紧,往水田里抛秧时才不会在半空散架。但又不能系成死扣,要一扯活扣,就开了,提高插秧的效率。

  插秧的情景很美,大姑娘、小媳妇和半大孩子站在水田里,你追我干,而且笑声不断。一行人排开,最左边的是插秧技术最好最快的,他要直直地从这头插到那头,下一个傍着他插下的秧苗往下走,以此类推。如果插得太慢,后面的追上,就会代替你当带头的,你就退居二线,这是很没面子的事。我曾看到过两个插田的大叔比武,两人分别从两头往后面插秧,到了田中间交错时,两人所插的数行秧苗,竟然像笔直的平行线。如果你看过黑泽民导演的《七武士》,一定对最后那幕场景有印象。强盗全被杀死了,仅存一老一少的两位武士,站在田埂上,看到全村的农民在水田欢快地插秧,年轻武士的情人漂亮而又健康。这一幕和我老家春季插秧时太像了,可惜在今天我国导演的镜头下,这样的情景几乎绝迹了,多的是都市的浮华和宫廷的政变。-----我一直觉得老家的风景和日本有些像,甚至包括居民的秉性,难怪《那山那人那狗》和《边城》这类电影在东瀛会有较好的反响。

  见识过老家农民种双季稻的辛苦,觉得北方许多地方农民种小麦、高粱实在是太轻松了。早稻的田都要翻三遍,水稻的秧苗一旦插下去,就更没有歇的时候,浇完肥料后等禾苗长到一定的时候,就要“薅秧”,驻着木棍,用脚丫一行行把稻苗之间的杂草踩死,把抢肥料的稗子拔掉,这样才能使禾苗能有足够的阳光和养份。然后就是抗旱,鄙乡多是梯田,海拔低的可以用水车,海拔高的就只能用水泵带动的抽水机。------袁隆平杂交稻的推广和抽水机广泛使用,是从上世纪70年代后,老家稻谷连年丰产最重要的两大原因。水稻所需要的水远非小麦能比,在我记忆中,每年夏季大人大晚上都守在田里抽水、放水。------因为后来分田到户了,水经过别人的田到自己的田,抽水、放水就更麻烦了。要在别人的田化肥被吸收地差不多时过水,而且两家人要面对面做记号,记下人家田里水的刻度。

  等早稻熟了,一年最累的“双抢”到了。所谓“双抢”,就是“抢收抢种”,把早稻收完后立刻插晚稻。收早稻是在水里进行,因为水不能放掉,得留着插晚稻用。赤脚走在水田里,腿脚被蚂蟥叮、瓦片划破口子太常见了,乡下人命贱,划破了也就涂上红药水或紫药水而已,第二天照样下田,因此每个“双抢”季节前,当赤脚医生的我妈要准备很多红药水和紫药水,很少听说有人因此得破伤风。-----腿上一些伤疤常年不去,伴人一生,不管他在城市养尊处优多少年。在水里割稻、打稻比旱田累多了,打谷机和稻谷经水浸泡后,变得沉重无比。小孩子最先学割稻,然后学递禾、扎稻草,到了有一定的力气后,才可能踩打谷机和挑稻谷。打稻一组六人,打谷机是半机械的,一个钉满“n”型的空心大轴,通过齿轮连接踏板,两个男人用脚踩动踏板,大轴快速地运转,把水稻伸到上面脱粒,这两人左右,分别有两人递割下的稻穗,扎脱尽谷粒的稻草。-----稻草晒干了是宝贝,冬天可以用来喂牛,而且垫着褥子保暖。我上高中时,就挑着两把干稻草到学校。两人要把一个满是泥水的打谷机抬到另一丘水田里,是一件很吃力的苦差事,当乡亲们说一个男孩能抬打谷机了,等于说他已经成人了。

  收完早稻后,插晚稻越快越好,因为要赶季节,也要防止露天的水在太阳下面蒸发。用耕牛拉一个铁滚把早稻稻梗压倒在泥下面后,就可以插秧了。晚稻比早稻费的功夫少一些,因为等稻谷饱满后,就不需要田里再留水了,将水放干,稻子会成熟得更好。

  等晚稻收完了,农人得将干枯的稻草挑回去,再在田里撒下芍子草种,留待来年春天做绿肥。-----这一年下去,农民有几天可以休息?有位日本专家说真正的日本民族文化不是武士道而是稻作文化,种水稻需要勤劳、细心、坚韧,而灌溉需要彼此的协作。这有一定的道理,可备一说。

  杂交稻多是早稻,普通稻子一兜要插十数根,杂交稻插两、三根足矣,然后就飞快地生长,到了收割时一兜粗壮得小孩的手都握不住。在没有杂交稻前,我家乡一亩地产六百斤谷子,已经是高产了,因此新政权以前用“石”计算面积,六石谷田相当于后来的一亩。种上杂交稻后,随随便便就是八、九百斤,甚至超过一千,两季稻加起来超过两千斤的吨粮田也不稀奇,我们生产队(现在的村民小组)当时大约120人,人均一亩水田,有了杂交稻,每个人头上至少多收400斤稻谷,你想想这是个什么概念。因为有了杂交稻,从我记事开始,整个大队几乎没有挨饿的人家。早稻的杂交米确实不好吃,最好吃的是产量很低的糯米。但在那个时代,吃饱饭比什么都重要,再不好吃的杂交稻米 ,总比吃红薯、土豆好吧。

  因为买杂交谷种很贵,我们生产队有几年还自己育杂交谷种。我记得是一丘田里一高一矮两种稻子交叉种着,高的大约是雄,矮的大约是雌,等开花的时候,有技术员指导两个农民,一人扯紧绳子的一端,扫过高禾苗,花就飞到矮禾苗上,结出来的似乎就是杂交谷种,谷种的产量极低。------我对育种不了解,不知是否是这样,儿时记忆也不可靠。

 每年的“双抢”,正是暑假,放假的孩子自然要参加收稻插秧,插早稻和收晚稻时,农村学校还要特意放几天“农忙假”,让孩子们回家帮大人干农活。我的小学和初中,大多数老师是妻子在农村的半边户,他们也得回家插田割稻。而我们同学,对自己喜欢的老师表达最好的敬意,就是邀几个人去他家,帮他插完田收完稻才回自己的家,不需要送贺卡和挂历,那时也没这玩艺儿。

  一年四季,老家的农人的生活的大部分和水稻息息相关,为它欢喜为它忧。在和水稻相伴的一年中,最惬意的时候就是晚稻快熟了,一年的丰收在望,我们这些小孩,坐在离村庄很近的田头,守着稻谷不让鸡鸭糟蹋,闻着稻谷的芬芳,拿一根短笛,吹一阵再望一阵西天绚丽的玩霞。我吹笛子就是在看稻子时学会的,虽然呕哑嘈杂难为听,但那些成熟的水稻却不嫌弃我,他们伸着头,在仔细地听。

  老家有一个“神犬救稻种”的故事,一代代相传至今不知有多少年了。说的是原来的水稻,谷子从根部一直长到顶端,这样产量就太高了,人们无饥饿之忧,就很不珍惜粮食,随便浪费。玉皇大帝知道后很生气,决定惩罚人类,派神仙下来把谷种收上天,农家喂养的一只神犬知道后,跑过去将尾巴伸到那位神仙装稻种的口袋里,沾满了稻种跑回来了。从此,珍贵的稻种保存下来了,但稻穗就像狗尾巴一样,不再满茎全是谷子,而只长在尾巴上。所以,家乡的农民用新稻煮熟第一顿饭,尝新时祭完祖先后,先盛一勺饭给自家的狗吃,然后再自己动筷子,以此感谢狗为人类救下了稻种。

  这当然只是个美丽的传说,但可知农民多少年来,对稻种是何等的重视。这样的“神犬”只存在农人们的想象中,现实中真正为农民寻找高产稻种的,是袁隆平这样的老头。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唯一能打出【范特西】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台湾南部发生7.2级强震
·解读06年中国国防白皮书
·萨达姆11时05分被绞死
·免费电影 top新闻 医改
·姚明 王治郅
·多哈亚运会 刘翔 篮球
·欧洲冠军联赛 体育彩票
·保时捷 天语SX4 凯美瑞
·标致206 荣威 长安奔奔
·搜狗紫光拼音输入法下载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