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北京爷们儿(25)
时间:2007年01月08日10:01 我来说两句  

 

  回到北京

  到北京时天已经擦黑了,我们在大红门附近找了个地方停车,然后我就开始联系麻疯了。麻疯听说我们已经安全到京,兴奋得像一只欢蹦乱跳的跳蚤,没半个钟头他就带着人来了。其实难怪他兴奋,由于缺了我们这条线,最近这两年他一直搞三批。
按麻疯自己的话讲:这回总算能少让人家强奸一次了。

  麻疯的人点货时,我问了问家里的情况,麻疯说一切都好,只是二头和狼骚儿最近不太顺。我还没来得及再问下去,山林已开始催他结帐了。

  “咱不是干皮包公司的,哥们儿做买卖一直仗义,知道你们回来早把钱准备好了。”麻疯叫人提过来一个箱子,箱子里全是人民币。“瞧瞧,一捆一万,你自己数吧。”他把箱子提到我面前,我环视一下他带来的人,眼珠子不自觉地往出冒冷气。那帮家伙知趣地躲远了。

  “什么是皮包公司?”山林问他,可能是我们离开北京太久了,不少别人说来顺理成章的话,我们居然听不懂了。

  “真不知道你们的香港是怎么去的?白活!”麻疯哈哈笑着。“就是夹个皮包,到处拿嘴骗钱的公司。怎么说来着,夜壶镶金边,光在嘴上,现在这样的公司可多了,满街都是。你们的哥们狼骚儿不就是这种人吗?”

  “他骗你啦?”山林问道。

  “就那孙子,比你们哥俩简直差远了。去年他拿着份红头文件找我,说政府要打捞郑和下西洋的宝船,全民集资,到时候金银财宝大家分,掏一万,过三个月就给一万五,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我差点信喽。后来我问他船在哪儿,他说在里海,你说这不是拿我打杈吗?好歹哥们儿也上过学吧,郑和的船怎么能跑苏联去?那里海不他妈是湖吗?”麻疯越说越气愤,后来连脖子都粗了。

  “你爱搭理他!狼骚儿的话还能信?你也够糊涂的。”山林不以为然地说。“他怎么不卖菜了?”

  麻疯十分不满,他瞪着眼睛嚷嚷道:“我怎么会知道他的人性?狼骚儿是你们的哥们儿,这不是冲你们哥儿俩的面儿?要不我知道他是谁呀?”

  山林赶紧给他点了支烟:“我们哥俩没骗你不就行啦,有假烟我们烧喽地不能给你。对了,他真不卖菜啦?”

  “卖菜对得起谁?人家早不卖了,去年他号称干公司啦,可火了一阵儿呐,脑门子放光,天天打着领带在街面上晃悠,就跟华侨似的。”麻疯边说边掐自己的脖子。

  此时我已经把钱点清楚了,边问道:“你掐脖子干什么?”

  “我一直就没弄清楚,你说领带有什么用?我说这是给自己准备的上吊绳,咳,你说准不准,还真说对了。”麻疯单挑大指,一脸幸灾乐祸。

  “让人绑啦?”山林问。

  麻疯嘿嘿冷笑着:“让人绑啦?政府为民除害,丫给判了三年。”

  我和山林同时“啊”了一声,要说二头给判了我们都不会觉得奇怪,这家伙动不动就出手伤人,是农贸市场的小霸王,被警察盯住是早晚的事。可狼骚儿如此鸡贼的人被判实在难得。“为什么呀?”我问麻疯。

  “我跟你说,他的皮包公司被政府查办是狼骚儿有福气,要是碰上茬子非给狼骚儿办了不可,他是见谁骗谁,忒不是东西了。”麻疯最近可能快到更年期了,满嘴废话,词不达意,说了半天才转到正题上。最后才勉强说了点儿管用的:“听说他让人家告了,搞不清楚狼骚儿用什么办法骗了四万多块钱,后来人家找不到人就把他告了。你说这事也怪了,怎么会有人相信狼骚儿那套鬼话?明儿我见了得好好跟丫学学……”

  山林向麻疯带来的人挥挥手:“行啦,你们赶紧走吧,再等一会儿政府就来查办你们啦,告诉你们,政府要是把你们抓住可跟我们没关系啊。”

  “就欠拿针把你的嘴缝上。”麻疯气哼哼地带着人走了。

  看着他们走远,山林忽然叹了口气。“狼骚儿这小子出来又有吹牛的资本了,你还记得他刚进工读学校那阵儿吗?”

  “丫当时就盼着劳改呢。”我看了看不远处蹲着的阿三,顺手把运费拿了出来。“阿三,叫司机走吧。”我把钱扔给他。

  “你说麻疯这笔得赚多少?”山林问我。

  “五六万吧,跟咱们差不多。”我把地上的行李收拾起来。“今天,咱们去哪儿住?”

  “花市,那房子一直空着呢。”

  

  晚上,我们一起来到山林花市的房子,房子两年多没住人了,一进门我竟被熏了出来,那是股极刺鼻的大葱味。山林把前后窗户都打开了,阿三用扑扇轰了半天,我们才勉强坐下。山林恶狠狠地骂:“肯定是邻居看这房老空着,冬天就放大葱了,真讨厌。”

  山林叫阿三去街上买些熟食,我则靠在沙发里打盹。过了一会儿,山林把我叫醒了。

  刚睁开眼,我竟觉得一阵晕眩,吓得又闭上了。山林把我们的钱都摆了出来,花花绿绿的票子堆满了茶几,我从没见过如此壮观的场面,当时竟说不出话来了。山林拿出两捆人民币:“这个给阿三。”说完他又拿出三捆来:“这个还二头。”然后他举起手掌,当空一劈,茶几上的钱被切成了两半。“拿包装袋,咱俩一人一半。”说着他便翻箱倒柜地找出了两个旅行袋。

  “这钱大部分是你挨刀挣的,我不能分这么多。”我浑身刺痒,额头冷汗直冒,恨不得抓起捆钱来咬上一口。

  “没你,我能回得来吗?再说,要不是你反应快,咱们非跟扳子一起给枪毙不可,幸亏是咱俩搭档!要是找二头我得死八回。”山林闷头装钱,根本没看我。

  “悬乎!枪毙不了,咱们没那么大罪过。”我开始跟他一起往包里装钱。

  山林突然抬头瞪了我一眼。“你是没那么大罪过,可你怎么知道我没有?你知道以前我跟扳子在一起干的事吗?他肯定都得栽我身上,幸亏咱们跑了。”说着他看了看屋子。“这房子只能住一天,明天得找新地方。赶紧装钱吧,过一会儿,阿三看见就不好了。”

  “一会儿我回家。”说完,我把旅行袋塞到了床下。

  那天晚上我有些喝多了,我没顾山林的劝阻,一个人回了家。到东侧路时,我便沿着护城河一直向西走。现在已经是秋天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黄土味儿,河边没什么人来纳凉了。我扶着河堤上柳树,小心翼翼地走着。河水鳞鳞,月光在水面散成几大片银光。我真想用手去摸摸那来自天空的晃动的月光,可又怕一头栽下去,“救命”都来不及喊。记得有位诗人说过:“独处是一种情绪”。乘着酒兴,我一路小跑起来,沿着河岸,静静地憋着气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忘了自己要跑向何方,只觉得有股东西在肚子里闷得难受。

  终于我再次看到了那片排子房,远远望去,月光下那一大片平房杂乱得像迷宫,偶尔几股煤烟则添加了丝凄厉的感觉。

  有人说人的肌肉也是有记忆力的,我的确连头都没抬就走进了我家的胡同。一抬眼,有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面前,可能是最近精神太紧张的缘故,我侧身就贴在了墙上,手里的旅行袋挡在胸前,另一只手握上了腰里的家伙。

  那个黑影被我吓了一跳,他左右晃了两下,突然发出了“咯咯”的笑声。我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这人是豆子。“你,你放学啦?”豆子认出了我,可能我在他的印象里一直是那个拿他当汉奸追的小学生。

  “放学啦!”我继续向家里走。

  豆子跟在后面,一时想不起说什么。我快到家了,才听见豆子在后面嘟囔着:“我要吃肯德基。”

  “什么肯德基?”我没明白,豆子这家伙怎么还会说出洋名来?

  “他们都去吃了,在前门,学生都去了,你也去了吧?”豆子兴奋地看着我。“好吃不好吃?”

  我当时还真不知道肯德基是什么玩意儿,后来才听说那阵子前门开了第一家肯德基快餐,北京市民就像打击侵略者似的,奋勇直前地要给美国人点儿颜色看看,一时间万人空巷,估计肯德基的老板是乐疯了。“好吃。”我拍了拍豆子的肩膀,那一刻有股歉疚的东西袭上来,脸上有些红。“你还没去呢吧。”

  “我爸说,好几块钱一块呢,太贵了。”说着,豆子竟嘬了一下手指头。

  其实豆子只能算是弱智那一类的,他能分得出好坏来,虽然我们小时候欺负过他,可平时有好吃的也常给他一些,那是他为我们干活的报酬。“那你就自己去吃吧。”我掏出二十块钱,塞到他手里。“谁要都不给,就给卖给你鸡吃的那个人,明天就去吧。”说完,我掉头就走了。后来豆子在街上没少说我的好话,好多人认定了我发财的依据就是豆子的评论。

  其实我那天挺害怕的,特别是走进家门的一刹那,腿都酸了。

  一进门我就看见了那台十二寸的黑白电视,那是我家在82年买的。当时老爸像请佛爷似的,把这玩意儿背回来,老妈则用三天时间给这个铁家伙缝了个布套,据说买一副电视机套要花两块多。此时电视正在播放着节目,老妈竟躺在床上睡着了。她可能听见我进来了,便迷迷糊糊地说:“又输了吧?饭在橱柜里。”

  我知道她把我当成老爸了,看来老爸最近是玩麻将上瘾了,其实我在离开北京前老爸就玩麻将,不过他们根本不叫赌,输赢不过是一两毛而已。“吃过了。”我把旅行包放在桌子上,开始满屋找开水。

  “小兔崽子是你呀?”老妈像按了弹簧似的,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仅仅一秒钟老妈的眼睛就红了,她指着我骂道:“你还回来呀?你为什么不死在外头哇?真有孝心!你还知道有这个家呐?”

  “这不是回来了吗?”我尽量把声音放小,就跟上中学时在外面耍了一宿,回家挨骂一样。

  老妈可不认为事情如此简单,她酝酿了许久,眼泪才没流下来:“我怎么养了你怎么一块料?一走两年,连个信儿都没有。街坊四邻还以为你给抓起来了呢。小兔崽子……”

  “我不是叫麻疯来送过信吗?”我给自己倒了杯开水,出外两年多就没喝过几回热水。

  “那是前两个月的事。”说完,老妈终于支持不住了,她捂着脸哭起来,泪水如汩汩的泉水,从手指缝里往出冒。“这个不懂事的东西,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哇?放着好好的学不上,你在外面折腾,丢人现眼。胡同里的街坊都说你进大狱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呀。要知道你这德行,生下来我就该拿脸盆给你沁死……”老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叨唠,如果倒退几年她肯定会找单把子抽我了。

  “行啦,走到哪儿您都是我妈,我要是不认您能大老远跑回来吗?”我顺手找了条毛巾塞给她。可能是我和老妈的关系一直挺僵的缘故,毛巾递过去后老妈哭得更厉害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于是在床边傻坐了半天,而老妈说什么却一句没听进去。

  突然老妈一把揪住我,急迫地问:“说,你这两年去哪儿了?”

  “在广州做生意。”我曾告诉麻疯,见了我家人只说在广州做生意。

  “做生意怎么连个信都不来?你是不是干犯法的事去了?”老妈揪得极紧,我真担心她会把我的扣子拽下来。

  “忙!特别忙!”我赶紧挣脱开她,急赤白脸地说道:“您知道我在外面多忙吗?跟小机器人似的,两年里我连热水都没怎么喝过,多不容易?还有工夫写信?您一天到晚在家里闷着,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简直快把我累死了。这不都是为了咱们家,现在物价涨得这么厉害,不玩命挣钱行吗?”

  “你瞎折腾啊?要是上了大学呢?上了大学会受这个累。”老妈的口气立时缓和了下来。“要不,你现在还没过岁数,听说二十三呢,你再补习一年……”

  我疲惫地看着她,自从出来学校门后,我就没打算再进去过。“就知道上大学,上大学有什么用,全是一帮书呆子。”说着,我把电视关上,拔掉全部电源,一下就把电视机抱了起来。老妈不明所以地看着,我抱着电视就往外走,快出门时老妈从后面追了上来。

  “你干嘛?”她问我。

  “我让你看看。”说着我便朝胡同口的垃圾堆走去,来到近前一甩手就把电视扔了出去。“哐铛”一声,电视机冒了阵白烟,零件淅沥哗啦地散了一地。

  老妈惊叫一声:“你撑的?”说完,她双腿发软,一下子靠在墙上。我笑着把老妈扶进屋里,她坐在床上,嗓子里像吹哨似的“嘤嘤”响着。“你要气死我是怎么着?你简直是要气死我!”过了好久,她终于缓了过来。

  “明天我给您买个新的,二十一寸的彩电,带遥控器的,保证您喜欢。”我蹲在旁边给她捶了捶背。

  老妈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你简直是要气死我,你就是要气死我,二十一寸彩电三千多块哪?我天天看你得了。”

  我一把旅行袋的拉锁打开:“您看看。”

  老妈只向旅行袋里看了一眼,就又躺下了,这回她把眼都闭上了,手指一个劲抽搐。大概过了五分钟,老妈突然坐起来:“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做买卖。”我把旅行袋塞到桌子下面。

  “做什么买卖能挣怎么多钱?你真没干犯法的事?”老妈边说边打量我的脸。

  我很神秘地笑了笑。决定还是让老妈掌握些把柄好:“做什么买卖都能挣钱,你可千万别说出去,我就是逃了点儿税,跟别的没关系。”

  “你就是不老实。”老妈狠狠瞪了我一眼。“你,你再把钱拿出来让我瞧瞧,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第二天我找了趟二头,听家里人说,我走这两年二头经常来家里坐,冬天还帮着买过几次煤。二头家变了,彩电、录音机、冰箱都置办齐了。他父亲还是那副病病歪歪的样子,他躺在床上告诉我,二头已经有几天没回家了,现在基本上他是住在店里。我很是奇怪,二头这家伙难道真发迹了?向二头老爸打听好地方,便直接去找他了。

  二头的门脸就在军队大院附近,我记得以前那里是一家军人服务社,现在已经被二头改造成了批发烟酒糖茶的杂货铺。我进门时,二头正指挥两个大嫂往货架子上搬东西呢。

  “真费劲!要知道这样你当时应该长高点儿。”我站在门口笑着说。

  “你呀!”二头脸都没回就听出了我的声音,他转身窜了过来。“你小子什么时候回来的?”说着他当胸就给我一拳。

  “昨天。”我躲开他,开始打量起这个门脸,房子有三十多平米,看样子后面还有库房。“不错呀,驴槽子该棺材,你成人啦?”我扭脸对二头说。这时我突然发现跟在后面的二头走路一掂一掂的,似乎一腿长一腿短了。“你的腿怎么了?”我诧异地问道。

  听到这句话,二头本来光彩照人的脸上立刻蒙了层灰。他苦着脸拉我坐在椅子上:“别提了,哥们儿现在已经是废人了。”说着,二头竟扶着我的肩膀竟掉了几滴英雄泪。

  我最看不得男人哭,特别是二头这样的人,从小我就没见他哭过。“怎么了你?你怎么了?”我把他拉到门面后面的库房里。

  二头抹了抹眼睛,长叹一声。“哥们儿这两年可倒霉了,你不知道……”

  “行了,行了,你怎么跟狼骚儿似的?咱有点出息好不好?”我听得很不耐烦,当年狼骚儿在医院里就是这副德行。

  “是,是,是。”二头一个劲点头,这小子的确是变脾气了,要是从前我这样挖苦他,二头早扑上来一顿老拳了。“你们失踪后,我一直在市场上卖菜,你说咱也没招谁惹谁的,咳!……”

  二头的样子很是难过,我使劲捂着嘴才没笑出声。这小子居然认为自己是个好人,看来他早把自己欺负人的事忘了。

  “咳,去年冬天我回家,刚把三轮车停好,胡同里楞冲出三十多人,手里拿什么的都有,我还没答话就让人家一顿臭揍,当时我都不醒人事了。”二头的手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等哥们儿醒了一看,已经躺在医院了,哥哥我让人剁了三十多刀,差点死喽。”说着二头解开衣服,他的前胸、后背的倒疤的确不少,有几处刀口都连在一起了。

  “你得罪谁了?”我皱着眉问。

  二头懊丧地一拍大腿:“谁知道哇?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那天天都黑了,根本就认不出人来,而且那帮孙子一句话都没说,肯定是早算计好了。”

  “你的腿就是那时候弄的?”

  “腿筋让人家剁折了。”二头一屁股坐在货箱子上,他长吁短叹,样子很可怜。“哥们儿头两年攒的钱都花光了,白干。”

  “我们还欠你不少钱呢。”我想起了山林那三捆钱。

  二头无奈地摇摇头:“当时哪儿找你们去?我还以为你们进去了呢。幸亏了我妹夫……”

  “你妹夫?谁呀?卫宁结婚啦?”我脑子里立刻出现了大庆的形象,当时二头是死活不同意他们搞对象,难道真是他?

  “大庆呀,你认识。”二头抬头看了看屋里的货色。“多亏了我妹夫,我住了半年多医院才没死,人家给我掏了两万多呢。我出来没事干,大庆就托他爹帮我承包了这个门脸儿,本钱都是人家借我的。”

  “那你可得报答人家,大庆对你不错呀。”我恼怒地点上了支烟,这年头有个好爹就是牛逼,怪不得人家大院里的孩子牛呢。“卫宁现在怎么样了?已经跟大庆结婚啦?”

  二头说起卫宁竟眉飞色舞起来:“我妹妹中专毕业了,现在跟大庆一起跑出国的事呢,她跟我说年底就能跟大庆一块儿出去,护照都办下来啦。人家要到美国去结婚,还说到时候请我去呢!”

  “你去干什么?”我打了个哈欠,已经没兴趣再聊下去了。

  “主持婚礼呀。咱去美国喝喜酒,可着北京你就找你吧,咱是独一份。人家美国就是好,人家有钱啊!”二头鼻子眼朝天,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我无聊地挥挥手。“你晚上给我们接风吧,我把山林叫来。”

  “山林也回来啦,好,晚上我请客,在哪儿?”二头带着我往外走。“最近附近开了家烤鸭店。”

  “不,你要请我们去功德林。”

  “功德林都是素菜,没什么吃头。”二头摇头道。

  “我想了,这次回来金盆洗手,以后积点儿德吧。”

  “想开啦。”二头跟在后面。

  我苦笑几声。“那可不,早晚我也得找个机会叛国投敌。”说完我便走了。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唯一能打出【范特西】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台湾南部发生7.2级强震
·解读06年中国国防白皮书
·萨达姆11时05分被绞死
·免费电影 top新闻 医改
·姚明 王治郅
·多哈亚运会 刘翔 篮球
·欧洲冠军联赛 体育彩票
·保时捷 天语SX4 凯美瑞
·标致206 荣威 长安奔奔
·搜狗紫光拼音输入法下载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