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庸人 > 个人文章
庸人:北京爷们儿(22)
时间:2006年12月29日09:35 我来说两句  

 

  刀尖上的赌注

  公主号回到香港,我们还没来得及向老板辞职就被日常工作绊住了。原来公主号离开香港这一个多月,想来船上玩的人都等疯了,不少人听说公主号回来了,竟开着私家游艇在港口外面等,一定要先过过手瘾。
其实赌客们倒也罢了,偏偏还有个电视剧的剧组跟着凑热闹。剧组的主演叫刘德花,当时没几个人知道他,后来却成了香港的大明星。他们要在船上拍赌戏,这一来可忙坏了我们这群打杂的,我作为领班自然责无旁贷,忙前忙后地险些把腿跑折喽。后来我在国内竟看到了这部片子,当看到公主号的场景时,我竟有种要哭的感觉。

  整整忙了半个月,船上才消停些,此时我和山林又想起要回家的事。

  公主号靠岸时,我特地跑下船去打了个长途电话。电话里的麻疯听说我是东子竟破口大骂起来:“你这孙子也太过分了,一失踪就是小两年,我的货整整断了四个月,现在这口气都缓不上来。你们丫玩儿哪!?……”

  “谁不知道钱是好的,我们折在广州了,差点让人家给剁成肉馅。”我赶紧争辩,费了好大口舌才把事情说清楚。

  麻疯边听边咂嘴,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操,你们俩在香港保证发财了。肯定的吧?没错。”

  “发面了我,告诉你,我来香港的地面快两年了,哥们到现在也没看见香港是什么样的,我们就没出过这个小码头,码头周围全是农村,还不如北京呢。”我痛心疾首地骂。其实我说的全是真的,我们只是在公主号出海时,才远远的看到过几次香港岛,就这样阿三还说是福分呢。“对了,我们走这两年,警察找过我们没有?”

  “没有,我们几个一直在琢磨你们俩是不是叛逃了。再说人家警察有的是正事,谁拿你们当人呢。哎,没弄个香港媳妇回来。”麻疯在电话里坏笑起来。

  “跟你说你还不相信,香港女人?我连香港母耗子都没看见。你这两天要是没事儿就到我们家去一趟,说我最近就回来。”我一直没敢通知家里,估计老爸已经气昏了。

  麻疯在电话路沉默了一会儿:“那,那你们也不能空着手回来,我这的米不好还他妈挺贵。”

  “行,怎么着我们俩也得弄二十件回去,你就把心放肚子里。我嘱咐你的事可别忘喽。”我放下电话,心绪竟久久不能平静。终于又听到北京的声音了,在外面漂泊久了,家乡的感觉真好。

  当天下午没有我们的班,我和山林一起去找船老板,刚走到他办公室门口,就看见船老板急匆匆地跑出来。看到我们俩,他挥手道:“正好,你们俩跟我走,快去迎接贵宾。”

  我们跟着他径直奔向后甲板,我心里很奇怪,赌徒们上船从来都是在左舷的,怎么他往后甲板跑呢?后甲板是一片很大的空场,据说是停直升飞机的,有一回说起这件事船老板笑道:“还直升飞机呢,连鸟都没落过。”我们来到后甲板,船老板叉手而立,表情肃穆。我和山林互望了几眼,最后山林忍不住了:“老板,您这是练什么功呢?”

  “练功?还练母呢!”船老板狠狠剜了他一眼。“一会儿有大人物来,你们得多加几个小心。”正说着天空中忽然传来阵阵马达声,远远的真有一架直升飞机出现了。这回连我们俩都不得不挺直腰板,看来这位大爷真不是凡人。

  灰色的直升飞机在公主号上方盘了两圈儿,终于落下来。飞机的螺旋桨卷起的风很大,船老板满脸堆笑地迎过去,风快把他的脸吹掉了。过了一会儿,飞机门开了,一个马崽撅着屁股跑下来,他弓着身子背对着我们,双手做搀扶状,伸向机舱门内。此时一位三十多岁的英俊男人走出来,他梳了个大背头,神色傲然,气宇宣昂,似乎有股君临天下的味道。我不禁回头看了看山林,山林也很英俊,可同他比起来山林却太市侩了。

  船老板过去搀住他的胳膊:“范先生,您有三年没上船啦,老太爷好吗?”

  范先生点点头,他说话时没有任何表情,几乎连嘴唇看不出动来。“老太爷岁数大了,不喜欢动,我来看看大家,辛苦啦!”

  船老板的脑袋像小鸡子似的,他边点头边谄媚地笑着:“哪里,哪里!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范先生突然停了下来:“对了,今天我叫你准备的东西,你找好了吗?”

  “这点小事还用您操心,我早准备好了。”船老板搀着他往厅房走,那天赌局开得早,场子里已经有不少人了。走到半路老板忽然想起了什么:“您准备这东西干什么?谁那么大胆子?我叫兄弟去做了他。”

  范先生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那种事不会麻烦你的,有别的用。我和老三打了个赌,想看看——”说着我们到了厅房门口,范先生昂头而入,我们像群马屁塞子似的跟在后面。

  我们进入赌场竟引起了不小骚动,有的赌徒拼命向范先生赔笑脸,打招呼,有的则翻起了白眼,更多的人则忘却了手里的牌局,小耗子似的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看得出他们的话题都是跟范先生有关的。此时范先生大大方方地坐在牌九桌主持人的座位上,他环视着众人,脸上是和善而略带蔑视的笑容。这时的赌场里一片安静,所有的赌徒都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了。

  船老板觉得不说两句有失恭敬,他站在范先生旁边介绍起来:“今天范先生来到公主号,鄙人不胜荣幸。大家知道范先生是公主号的大股东……”

  船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范先生抬起了手,他赶紧把下面的话咽下去了。范先生咳嗽了一声,他终于开口了,他说的是广东普通话,我得支起耳朵才能听懂:“打扰了,打扰了大家的牌兴真是抱歉哪。”这时场子里像冲进来一群苍蝇似的,立刻响起一片嗡嗡声。有人小声说:“范先生您太客气了!”有的人则大大咧咧地叫道:“您来这儿是给我们面子呀。”

  这时范先生微笑着摆了摆手,场子又安静下来。“大家都是牌友,我这个人不好赌。可最近却有人跟我打了个赌,我们两个人的赌注就是谁出这笔钱。”说着他向随从们使了个眼色。有个马崽立刻拎上一个皮包,皮包不大却是非常精致的鳄鱼皮面料的。马崽将皮包打开,几捆粉红色的钞票整齐地摆到了牌九桌上。赌场里又发出一片嗡嗡声,那都是一千港币的票子,俗称小黄牛。平时在香港市场上买东西,一张小黄牛就够小贩们谈论三天的。此时范先生接着说:“这是五十万,谁要是不信,可以上来点点。”

  赌场里没人答腔,大家的眼睛都盯着桌上的钱。我回头看了眼山林,他和阿三站在一起,山林倒没什么,最可笑的是阿三,他探着脑袋,伸着舌头,身体几乎都快成九十度了,那样子像是给小黄牛鞠躬。

  “范先生的话谁能不相信?在整个港九谁不知道范先生的话比港督的话都管用?”船老板点头哈腰地大声说道。我从没见过他如此下三烂,原来对船老板的那点好感立时烟消云散了。

  范先生微笑着摆手道:“那是朋友们给我面子,主要是老太爷的威信嘛。”范先生手指了指桌子上的钞票堆。“各位都是赌场上的高手,只要满足我一个条件,不管是谁,这笔钱就是你的。”

  “谁都行吗?”阿三迫不及待地喊道。

  “谁都行。”范先生眼都没转一下。

  船老板赶紧伏下身子,他的嘴凑到范先生耳边。“我给准备的东西要吗?”

  “把东西给我。”范先生向船老板伸出了手,船老板赶紧把一个长条的牛皮纸包递了过去。范先生把纸包在手里掂量一下,然后把纸包撕开。“啪嗒”一声,一把半尺多长的军刺被范先生扔在桌子上,军刺落到桌上纹丝未动。刚才满眼里都是小黄牛的人们,被他这手吓了一跳,有的人竟闷声叫起来。

  大约过了几秒钟,一个留着落腮胡子的大汉站出来,他一口山东腔:“范爷,您想要谁的命,出钱自然有人去。可您不能把事放在这儿说,不合江湖规矩,我看谁也不会那么傻吧。”

  “江湖人自然说江湖话,要人命的事我是不做的。”范先生干笑几声。“我是想看看人是把命看得重要还是把钱看得重要,这也就是我和别人的赌局。你们都是赌客,可根本就没赌到点上,天天推牌九、打麻将有什么意思,那是小孩子玩儿的东西。谁要是用这把刀照自己肚子上来一刀,这笔钱就是他的,无论死活,我范某说话算数。”说着,范先生把军刺抽了出来。军刺的下部已经包上了布条,半尺多长的锋利刀身极细,黑黝黝的血槽有半指多深。范先生用手指蹭着刀尖:“行,这把刀挺好。”他赞许地看了船老板一眼。

  赌场里鸦雀无声,我似乎能听见船老板的汗珠落在地板上的声音。大家面面相觑,有的人本来想再问些什么,可看见范先生近乎威严的眼神,张了张嘴又闭上了。阿三眼望着天花板,手摸着自己的肚子发呆,山林则低头,呼吸粗重。我忽然觉得好笑起来,这就像一群恶狗围着一根抹了毒药的骨头发狠,团团打转,却谁也不敢上去咬一口。其实我要说自己看着那五十万港币不动心那是假的,可一想起自己肚子里还有那么多零碎儿便知道与这笔横财无望了。想通这节,我突然觉得轻松了不少,于是竟和范先生一样四下张望起来。

  赌场里本来是众生们公布表情的地方,可今天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只有一种,那是贪婪与无奈的混合体,除了范先生和我。其实真正的有钱人是不会在大庭广众下豪赌的,来公主号的人中产阶级居多,还有些是大陆的爆发户,再有便是职业赌棍了,他们大多是无法无天的亡命徒。

  大约十分钟后,范先生拍着手站起来,他当众作了个揖:“好,我和别人打赌的期限是三天,今天我是领教了。”他转身要走,临动身时对船老板道:“明天我想见另一群人。”

  “范先生,您等一等。”突然一个又高又瘦的赌徒从人群中走出来,他来到范先生近前。“我来试试。”

  范先生的手向下斜着一挥:“请。”说着他就站到一边去了。

  赌徒先是走到钞票堆旁边,他恭恭敬敬地把钱包起来掂了掂,脸上表情实在叫人难以形容。此时一个马崽把军刺递到了他手旁,赌徒恋恋不舍地把钱放下。他接过军刺,然后大义凛然地挺了挺胸脯。

  “好。”我脱口叫了一声。赌场里立刻热闹起来,大家喊成了一片。

  范先生毫无表情地摆了下手,大家立刻屏住呼吸,等待赌徒的最后一举。此时赌徒已经汗流满脸了,他握着军刺,两眼冒红,终于军刺哆哆嗦嗦地升到了半空。

  “请。”范先生高叫一声。可随着他这声喊,赌徒的军刺竟掉到了地上,他一屁股坐下来,拼命捶着自己的大腿,嘴里一个劲“哎呦!哎呦!”地叫唤,那样子就像是老婆跟人家跑了似的。场子里先是极静,然后爆发起轰天的笑声,连范先生都跟着笑起来。

  

  那天晚上我和山林、阿三喝了些酒。没一会儿阿三就喝多了,他张嘴五十万,闭嘴五十万,最后眼睛都冒金花了,我们把他捆在床上,折腾了好久这家伙才睡着。半夜我解手时发现山林不在自己床上,便满船找他,最后我看见山林正在船尾甲板边上抽烟呢,他趴在船索上,两眼仰望天空,脑袋笼罩在一片烟雾里。我轻轻走过去:“你小子是不是也想那五十万呢?”

  没想到这一句话竟把山林吓了一哆嗦,连手里的半根烟都掉海里了。“他妈的你怎么跟贼似的,吓死我了。”

  “死不了,你那么容易就死了对得起谁?”我又递给他一支烟。

  山林拿着烟又发起呆来,他竟直勾勾地盯着我的嘴。“你说我死不了?”

  “你可别玩儿悬的,咱俩现在手里已经有几万了。回国内用不了几趟咱们就能把本儿收回来,为这点儿钱把命搭上就不值了。”我抓住他的脖领子,满脸凶恶。

  “你放心,我就那么缺心眼?”山林说完就往舱里走。

  “告诉你,你可别让我跟你爸没法交代,我今天都让麻疯去报信了,说咱们这个月就回去。”我跟在他后面叨唠着,以我对山林的了解,这小子是蔫有准,而且是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我真担心他会财迷心窍,毒火攻心,要那样别说一刀,三刀他都敢捅。

  “行啦,你怎么跟娘们似的。”在船舱门口,山林不满地说。“扎别人我不心疼,扎我自己我能不心疼吗?”说着他转身进舱了。

  那天晚上我辗转到后半夜才睡着,梦里我竟见到自己去参加山林的葬礼了,葬礼上我穿了身黑西服,山林的墓碑是浅灰色的,周围摆了许多花。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有二头、麻疯,还有一些我明明认识却叫不上名字的人。最让人不解的是我身边竟还有个孩子,那孩子跟我小时候长得一样,他拉着我的衣角,满脸悲哀,样子很是可怜。

  第二天我和山林值班,我们在赌场门口站了不久,船老板就陪着范先生来了。那天实在没什么可说的,范先生唱了半天独角戏,大家都在瞪眼睛咽唾沫,最后也没人敢上去试试。范先生走到门口时对船老板说道:“看你弄来的这群货,一拨不如一拨。”

  船老板满脸赔笑道:“谁能想到您的赌局这么高深,我明天也不一定有人敢试,要不就算了吧。”

  “期限是三天,要不老三该说我食言了。”说完范先生朝后甲板走了,一会儿直升飞机轰鸣的马达声又一次响起了。

  我回头看看山林,这家伙居然如释重负般地长出了口气。当夜,山林睡得像个死猪,我则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有种不祥的预感叫人气闷难耐,就像上回去广州一样。

  范先生来的第三天又不是我们值班,我和山林跑到赌场里观战,那天范先生来得比较早,而且他宣布筹码再加十万元。有一段时间场内几乎白热化了,我看见好几个人怒目拧眉,身体如一张拉满的弓,可他们冲了几次最终都在牌九桌前停步了。范先生把手放在钞票堆上,手指像弹钢琴似的地敲来敲去,他一脸漠然地看着全场的人,眼里多少有些蔑视。突然他站起来,双手按在钞票上,得意地说道:“怎么样?钱再值钱也没命值钱吧?命都保不住要钱有什么用?看来这场局我赢了。”说着他要随从递了个眼色,随从们竟开始收拾东西了。

  我长出了口气,一阵轻松如宜人的煦风,似乎这种生活也就此远去了。突然一个穿着红马甲的人冲了上去,我定睛一看那家伙竟是山林。

  山林冲到范先生面前,气喘吁吁地说:“我可以试试吗?”

  范先生不屑地哼了一声:“谁都可以。”说完他走到旁边抽烟去了。

  “不行。”我脱口喊了出来,全赌场的人立时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不行。”我觉得自己比山林都紧张。“不行,你他妈的吃多啦?”我扑过去揪住他的衣领,一较劲几乎把他提了起来。

  山林看着我,他突然笑起来,笑得非常天真。“我要真死了,你就把钱拿走,我爸要是还没喝死,你就给他一点儿,让他有钱买酒喝。要是没死,咱俩回北京接着干。”

  “不行。”我松开手就给了他一个嘴巴,山林被打得原地转了个圈儿。此时范先生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几个马崽冲上来,从后面抓住了我。我突然把身体缩成一团,拳头和胳膊肘弹簧般崩了出去,立刻有两个马崽被打倒了。另外的几个马崽如闻见血腥味儿的蚊子,他们在周围转着,突然十几条胳膊一起砸过来,我奋力抵抗可终归人单势孤,没几下我就被马崽们按在地上了。山林站在旁边,他抱着胳膊没动,脸上竟是幅无可奈何状。范先生把脸转过来,他看着山林道:“要把你的朋友怎么样?看样子他练过拳。”

  “让他到外面安静一会儿。”山林苦笑着说。

  几个马崽把我抬到底舱,临走时哥几个还捶了我一顿。不久阿三跑了进来,他惊慌得差点在舱门口摔个跟头。“山林怎么样啦?”我一下将他提起来。

  “他,他?!”阿三跟不认识我似的,他瞪圆眼竟研究起我的脸来。“你们真是好兄弟,你一直叫你呢。”

  “到底怎么样了?”我冲他耳朵吼着。

  阿三使劲胡噜一下耳朵:“他真给了自己一刀,扎在肚子上。可没死,现在正叫你呢。”

  我撇下阿三,飞快地向甲板上跑去。船上特清净,人们都跑到赌场看热闹去了。我冲到赌场门口突然停下了,当时我发现自己对赌场的门产生了无比的痛恨,如果手边有把斧子非几斧子把它劈了不可。后来我意识到,当时我实在是没有勇气,不清楚现在的山林怎么样了?更可笑的是我突然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种虚幻感,那感觉像一杯极苦的酒。

  等我见到山林时,他并没有躺在血泊里,据说地上的血已经被擦干净了。范先生深谋远虑,他带了个外科医生,山林接受的简单的处置,他躺在牌九桌上,脸色煞白,兰色的裤子已经变成了黑色。那只装满港币的鳄鱼皮小箱子就放在他手边,山林攥着箱子的提手。另一只手竟一直握着那把军刺。看到我进来后,山林长出口气,他圆睁的眼睛终于眨了眨几下。“你要把我弄回去,我在船上呆腻了,我,我也不会游泳。”说完,山林安心地把眼闭上了。

  “你的朋友身体很好,医生说他死不了,这么深的刀口他还死不了真是命大,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活着回去。”范先生在我身后说,他突然叹口气:“没想到你上船上还收留了这两个人?”然后是船老板尴尬的笑声。

(责任编辑:久黑必白)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唯一能打出【范特西】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台湾南部发生7.2级强震
·解读06年中国国防白皮书
·萨达姆最早周末被处绞刑
·免费电影 top新闻 医改
·姚明 王治郅
·多哈亚运会 刘翔 篮球
·欧洲冠军联赛 体育彩票
·保时捷 天语SX4 凯美瑞
·标致206 荣威 长安奔奔
·搜狗紫光拼音输入法下载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