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专题 > 中国作协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 > 当代作家
在北方收割思想:访作家高建群
时间:2006年11月10日14:59 我来说两句  

 

 阅读连载:最后一个匈奴

  以《遥远的白房子》、《最后一个匈奴》蜚声文坛的我省作家高建群,近些年来在小说创作的同时,还陆续出版了《我在北方收割思想》、《惊鸿一瞥》、《穿越绝地》、《西地平线》、《胡马北风大漠传》等散文集。继他的散文作品《我的兵团兄弟》获“新疆兵团文学大奖”,《走失在历史迷宫中的背影》获“老舍文学奖”之后,近日他的另一散文作品《成吉斯汗的上帝之鞭》又荣获了中国散文随笔最高奖——“首届郭沫若文学奖”(该奖系继“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之后的又一国家级文学大奖)。该奖是对新世纪我国散文随笔创作的一次总结和检阅。就此,记者专门走访了高建群先生。

  记者:高建群先生,首先祝贺您获得此殊荣。这也是您今年继获得新疆兵团文学大奖”、“老舍文学奖”之后的又一荣誉。其实,《成吉斯汗的上帝之鞭》去年在《绿洲》刊出后就在读者中产生了强烈反响,迅速被《新华文摘》等选刊转载,并被中国散文学会评为2003年度中国散文十佳,继而又在港台以繁体竖排版发行。现在,请您谈谈获奖之后的感受。

  高建群:最近我陆续获得一些文学奖。听到这些消息后第一感觉是感动。感动的原因是觉得这个世界基本上还是公平的。因为这些奖都是在我茫然不知的情况下,接到电话通知的。我从来没有跑过,也从来没有问过,我甚至都不知道中国文坛还有这么些文学奖项。真的,我在那一刻很感动。接到获奖通知的第二个感觉是,我对生养我,成为我文学创作源泉的关中平原、陕北高原和新疆草原,在那一刻产生一种深深的感恩戴德的心情。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我见过许多人,他们比我要优秀许多。我的惟一所长是手中有一支笔,而他们没有,于是我把他们要说的话说了。仅此而已。第三个感觉则是,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坛西部的尊重,对陕西作家群的尊重,对那些沉默的写作者的尊重。在这个浮躁的年代,这个民族的精神宝库里,总该还得给后世留下一些长久的和固定的东西的。要不,我们如何向后世交代?!

  记者:这些年,您每年都以两本到三本的速度推出新作,可谓硕果累累。您的这些作品的出版奠定了您当代重要作家的位置,被文坛誉为“浪漫派文学的最后的骑士”、中国文坛罕见的“具有崇高感和古典精神以及理想主义色彩的作家”。同时,您也是“陕军东征”的主将之一。您的长篇小说《最后一个匈奴》是新时期中国长篇小说领域的重要收获,被誉为“陕北史诗”,该书之后的《六六镇》和《古道天机》一同构成了您的“大陕北三步曲”。接着,您又连续写出了多部在文坛引起轰动的史诗般的巨作,您能谈谈关于这方面的创作吗?

  高建群:我不知道这近10年来,我为什么痴迷于这一类题材和这一种思考。我常常觉得自己像一个女巫或者法师一样,从远处的旷野上捡来许多的历史残片,然后在我的斗室里像拼魔方一样将它们拼出许多式样。我每有心得就大声疾呼,激动不已。那一刻我感到历史在深处笑我。我把我的这种痴迷悟觉为两个原因。一个是这些年随着我在西域地面上风一样的行走,我取得了历史的信任,它要我肩负起一个使命,即把那历史的每一个断章中那惊世骇俗的一面展现给现代人看。另一个原因则是,随着渐入老境,我变成了一个世界主义者,我有一种大人类情绪,我把途经的道路上的每一个人都当作我最亲的兄弟,我把道路上遇到的每一座坟墓无论是拱北无论是敖包无论是玛扎,都当作我的祖先的坟墓。

  在这个庄严而恢宏的题材中,还有两件事要告诉你。如果不告诉你,是你的损失也是我的损失。一件是新疆作家周涛告诉我的。他说在帕米尔高原深处,生活着一个黑头发黑眼睛的民族,他们是当年李陵将军那3000降卒的后裔。他称这是活着的纪念碑,人的纪念碑。周涛在关于这件事的一篇文章中,对李陵将军给予了最深刻的同情和最高的敬意。他说这是一个生前备受凌辱,死后亦备受凌辱的男人,他有家难奔,有国难投,他的孤魂野鬼现在还在西域大地上游荡。他所承受的一个男人的痛苦,较之因为为他辩护而受宫刑的司马迁,较之被匈奴关押了18年的苏武,都更沉重一些。好在有一个“人”的纪念碑立在那里,给我们一些安慰,给这浓重的苦难一丝亮色。

  另一个故事是,去年我在新疆阿勒泰草原上的锡伯渡,知道了额尔齐斯河这个渡口得名的由来。清朝年间,鉴于新疆境内准噶尔部落的滋事,清政府从他们的本土,调集了2000多名锡伯族男人,拖家带口,一行共4000多人,移民新疆。这支锡伯族迁徙的队伍从沈阳出发,最后来到康熙为他们指定的居住地,距边界不远的查布察尔。他们趟出的那一处渡口后世叫它锡伯渡,成为额尔齐斯河上的一个著名渡口。锡伯渡在收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时,曾易名“西北渡”,现在我看中国地图,它又恢复锡伯渡这个称呼了。令人感动的是,这群勇敢的锡伯族男人,嗣后便在这里艰难地扎根,生息和发展,壮大到成为现在的查布察尔锡伯族自治县。这是距离我们较近的一次民族迁徙,所以我们能较为准确地记录它。而这个故事最令人感动或者说最具有戏剧性的是,在它的本土东北,锡伯族倒是绝迹了。我就此曾经请教过一位叫关本满的满族作家,想不到他告诉我,他就是锡伯族人。他说,锡伯族是满族之一支,东北的锡伯族在后来的发展中,基本上都同化于满族了。现在那老地方似乎还有一个乡,叫锡伯族民族乡。

  我真的是一个代表吗?我不能确定。当就要结束这一段谈话时,我没有通常在完成一篇文章后那种一泻而就的快乐,而是有一种更为沉重的历史情怀,一个巨大的悲怆感压来,令我几近落泪。我是不该落泪的,我是幸福的,因为我是如此丰富的人类大家庭中的一员。我们曾有过这么多的过去。那么此刻,且让我笑一下,让美国诗人惠特曼那强有力的诗,像管风琴一样在我的耳畔轰鸣,帮助我逃离这种情绪:“我轻松愉快地走在大路上。我年轻,生命于我是强健的。有了这个小小的地球,我就够了,我不要求星星更接近。从此我不再追求幸福,我自己就是幸福!”

  记者:我们都知道,您曾经在新疆服役多年,当兵的经历给您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在您的笔下有很多最可爱的人的形象以及部队生活的再现,请您谈谈您笔下的“白房子”和您的那些“兵团兄弟”。

  高建群:好吧。那我就给你讲一段我亲历的发生在那个时候中苏边界上的故事。

  当时,谁也无法预料情势会如何发展。会成为一场中苏全面战争的起因吗?须知,一战、二战都是以边境事件为起因的。会有一场局部战争,以苏方吞并这块争议地区为结束吗?那时,这块争议地区里的所有的人,他们惟一能做的事情是硬着头皮勇敢地支撑。不管叫“困兽犹斗”也好,不管叫“以卵击石”也好,争议地区的人们,得硬着头皮。其实,那时候大家似乎并不紧张,因为长期的这种压力已经使大家神经麻木。边防站的人全部剃成了光头,这是为了一旦受伤后便于包扎。大家全都趴在了战壕里,轻重武器的枪口齐刷刷对准界河。黑夜白昼都守着,吃饭是炊事员用行军锅将饭抬来。大家的几件旧军装和日常零用,则打成一个小包袱,用针线包缝好,上面写上家乡地址和个人的名字,集体放在班里小库房里。一旦谁死了,这就叫遗物:如果有可能的话,这些遗物将寄回去。我那时候是六九式四O火箭筒射手。这种武器是专门对付坦克的。我趴在一个丁字形的碉堡里,将火箭弹弹头安装好,从射击孔里伸出去,火箭筒则扛在肩上。按照教科书上的说法,一个射手在发射到第18颗火箭弹的时候,心脏就会因为剧烈震动而破裂,然而,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为自己准备了18颗。在这种情况下,兵团沿边境线摆出的这一溜儿村庄,其情景自然也是这样。胡子拉碴的大男人们,年轻一点、有点文化的小女人们,全都拿起了枪……事情后来终于没有发生。理智代替了诉诸武力。中国拿出了大国的风度,先是释放了那3名倒霉的士兵,接着在1975年的最后一天,将那架直升机也送回去了。过了几天以后,1976年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因此,我猜想,中方所以后来采取了“和为贵”的政策,大约与周总理病危,希望边境安宁有关。受惠的是我们这些当兵的,是这些拖家带口的兵团人,是这些唱着凄凉歌曲的兵团孩子。我的18颗火箭弹没有派上用场,我也终于没有战死白房子。要不,新时期文坛,也许会少了一个不算太蹩脚的小说家的。

  《陕西日报》 2004年12月3日  

(责任编辑:陈妍)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焦点新闻 希拉克访华
·中非合作论坛 珠海航展
·东盟博览会 霍英东病逝
·湖北地震 2008奥运会 F1
·CBA博客圈 姚明 王治郅
·体操世锦赛 刘翔 篮球
·欧洲冠军联赛 体育彩票
·CIVIC 乐风 凯美瑞
·标致206 骏捷 雅绅特
·医改 入世五周年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