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文艺大寨 > 悦读馆
仰望心中的理想境界——解读陈建斌
时间:2006年09月20日14:30 我来说两句  

 

  中国青年杂志

  采访-本刊记者 蒋晔

  2006年春天,电视剧《乔家大院》在央视热播,乔致庸的扮演者陈建斌引起了大家的关注,他的演出毁誉参半,颇具争议。面对争议,他的观点是:“争议是因为你对这个东西有了思考。
没有争议,那个不叫艺术!”

  “艺术”,这个词从影视演员嘴里说出来,似乎陌生了一点儿。一般的,演员会高频率地谈及“演技”“卖座程度”。采访时,当陈建斌嘴里蹦出博尔赫斯的小说题目时,记者更感惊讶。接下来他侃侃而谈,文学艺术什么的,当记者提醒他谈谈人生经历时,他说:“那就从梦想说起吧,余华的小说《18岁我出门远行》,我读了非常亲切,我也是18岁第一次离开家……”

  去远方实现梦想

  家里人和所有亲戚,甚至所有的老师、朋友都是在新疆土生土长的,因此,陈建斌对新疆之外的远方没有概念,直到中学里来了个王老师。王老师是黑龙江人,大学毕业后主动要求来到大西北工作,这个外地人的出现让陈建斌第一次意识到远方的存在。王老师教他语文,很快陈建斌跟王老师成了好朋友。懵懂中,他受了王老师这个良师益友的影响,“远方,或许是一个挺美好的地方。”王老师是一个文学青年,办文学社,陈建斌是积极分子。

  高中毕业后,他、爸妈、舅舅、舅妈与小表妹一同来到北京,那是陈建斌第一次出远门。兴奋、好奇,18岁的少年对外面的世界睁大了眼睛。家人在王府井购物,他独自向前走,来到人艺的宣传栏前,一些话剧的剧照将他牢牢吸引。“什么时候我能来看一看这些话剧,或者像他们一样,那该多有意思!”

  回到乌鲁木齐后,一个高中同学来找他玩儿,这同学已经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他们一起去看电影,是法国导演特吕弗执导的《最后一班地铁》,影片里有一群人在舞台上排练话剧的情节。他看得入迷:原来排练话剧是这么回事,太有意思了。没几天,他又看了电影《红高粱》,这个片子给了他极大的震撼,他更加坚定了要做一个演员的决心。同学也鼓励他去考学,但羞涩的天性阻碍了他。远方始终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当时,从乌鲁木齐去北京需要坐三四天的火车。

  虽然如此,从1988年到1990年,他还是成了乌鲁木齐的文艺积极分子:去群艺馆学唱歌、学表演;晚上和一起学习表演的哥们儿去歌厅唱歌;新疆昆仑电视制片厂招学员,他被招上了,接受正经八百的文艺训练。

  父亲的一个朋友在电视台的某个剧组工作,经他推荐,陈建斌加入了这个剧组到南疆做了一个月的剧务。剧组里的老师跟陈建斌说:“你这么晃着没有前途,你应该去考学,去中戏或上戏考学!” 陈建斌点头称是,但还是不太敢出门远行去考学,虽然心里对表演热得像一团火。

  “我要拍电视剧。”从南疆回来后,他对王老师说。王老师说:“好啊。”于是,陈建斌口述,王老师笔录,弄了一个叫《黑·灰·蓝》的剧本。接下来,陈建斌和伙伴们弄来了摄像机等设备,但都是些非常不专业的设备。演员与工作人员或是他在群艺馆的哥们儿,或是他在电视台剧组的哥们儿。正式开拍在新疆大学,某个晚上,大家极度兴奋又极度沮丧地拍了一场戏。他是导演。碘钨灯一打光,一场戏完了,但效果完全不行。他沉下脸,很严肃地说:“不能再拍下去了。我们没有设备,得去弄钱买好的设备。”怎么弄钱呢,他们想出了卖烤红薯挣钱的办法,但是,红薯卖了一个冬天,钱刚好被值班的哥们儿花光了,他愁眉苦脸,不知日后该怎么继续……

  刚回到家,姐姐一道目光打到他额头上。姐姐说:“中央戏剧学院来乌鲁木齐招生了,你去不去?”“当然去!”在家门口招生,陈建斌没有放弃这个机会。何况,他已经有了两年文艺积极分子的经验。考试时,唱歌、小品,成绩都很好。他非常顺利地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回新疆、考研究生回北京、演话剧与电视剧

  大学里,陈建斌努力、勤奋地学习。除了演出过话剧,他没有演电视剧与电影的机会。所演话剧是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师兄姜文与孟京辉都看了这场戏,他的表演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转眼,就要毕业了。班上其他11人都决定留在北京,只有他,寻思着自己“不会混”的性格,非常遗憾地回了乌鲁木齐,进了新疆话剧团。整整一年时间,只有一个话剧可以演,但他不喜欢那剧本,拒演了。宁缺勿滥的态度让他忍受不了烂剧本,对表演的热爱让他忍受不了没有戏演的生活。这一年,过得非常郁闷。很多北漂的同学都跟他说:“回北京来吧。”他想回去,想演戏,但他不想以北漂的方式。中戏时他的班主任何炳珠在电话中跟他说:“你考研究生回学校吧。”他陡然有了精神,复习功课,甚至去啃他十分头疼的英语。

  参加考试来到北京的那天,姜文请他吃饭,并说:“表演,你挺棒的,别放弃!”师兄的话像酒一样温暖他。当时,他想的是能回北京就不错了,而有关表演的事情太遥远了。专业课一点儿问题都没有,英语也顺利过关了。

  回北京,读研,中戏有规定,研究生不能外出接戏。陈建斌还是演不了戏。读书、大量阅读与思考,激情总是在内心澎湃,却没有出口。那3年极为寂寞,被他戏谑为“一个人的研究生生活”,好在,他在寂寞中大量地阅读,使他具备了一个表演艺术从业人员较为深厚的理论功底。毕业后,他留校任教。

  1997年的一个晚上,陈建斌在操场上散步,碰到了回学校玩儿的孟京辉。孟京辉问:“你做什么呢?” 陈建斌说:“没事,闲着呢。” 孟京辉说:“我正在排一个话剧,你来吧。”苦于没有表演机会的陈建斌欣然接受邀请。于是,他开始了他的演员生涯。这是戏剧研究所投资1万元排的小剧场话剧,名为《爱情蚂蚁》。1万块钱,租场地和布景各一半,便1分不剩。没有报酬,吃饭的钱都是几个人轮流掏。但他演得很过瘾。1998年,他连续出演了3出话剧:姜文执导的《克诺克或医学的胜利》、林兆华执导的《三姐妹·等待戈多》、孟京辉执导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死亡》。这3个话剧让他恢复了做演员的自信,又让很多人认识了他,建立了一定的知名度。

  “姜文、林兆华与孟京辉都是很棒的导演,我其实在话剧上的机会特别好。”回忆当初,陈建斌颇感慨,这也是后来他拒绝演很多话剧的理由,“一旦你演过了好的话剧,你就不想再演没劲的了。”打心底里,他想做一个好演员。

  成为“好”演员有两种途径:要么是出演大的电影制作,在国内甚至国外影坛上大红大紫;要么是抱定自己的内心宗旨,只挑特别适合自己的剧本演。这两种,其实都不是由演员自己说了算的,得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陈建斌并非帅得惊人,第一种途径的机会没有惠顾他;第二种途径呢,或许可以,但是,生存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一个演员不可能饿着肚子等待一个所谓的自己特别中意的机会,有时,他往往会放弃自己的坚持而去照顾生计。对陈建斌而言,情况亦是如此。

  从中戏毕业后,他住在一个筒子楼里,每月房租800,有一度生活困难。孟京辉为他量身定做了一个话剧,但他没有去演,他要去接拍一个电视剧。因为他发现下个月的房租都快缴不上了。为此,他和孟京辉沟通了3次,才取得对方对他的理解。“1998年,你要能演戏你就很满足了,但现在,光演戏已经不能使你满足了,你要获得成功。”后来,孟京辉如此评价陈建斌当时的状态。

  开始转战影视圈,演出了许多角色,都是无声无息,七八部电视剧,从配角到主角,没有观众特别能记住他。机会隐藏在默默无闻中。《结婚十年》,他演的角色叫成长,与他同代男性的成长史:大学毕业、住筒子楼、奋斗、奔向成功……他演着演着,发现成长的人生故事与自己生活的道路非常接近,演成长也就是演自己。《结婚十年》使他获得了电视剧飞天奖最佳男主角奖。他还是不满足,他不满足于只当一个出色的演员。他希望那个角色里有他自己的创作。他对角色的理解与把握可以在戏里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

  “一个真正好的作品必然有创作者自己的情感与想法在其中,这样的发挥越独特,人物形象就会越饱满,塑造就越成功。”他如此理解演员的创作与角色的关系。

  2005年,他终于等来了一个可以发挥自己创作激情的角色:《乔家大院》的乔致庸。陈建斌把乔致庸的生活认同于自己的精神生活。通过乔致庸漫长的一生,陈建斌寄托对很多事的看法,因为乔致庸的故事里包含了人生太多的内容:成长、理想、理想的破灭、忠诚、背叛、爱情、爱情的背叛、结婚、生子、立业、修身齐家等等。“如果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人的话,肯定就是乔致庸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关心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别人,是天下。”

  现在,因为扮演乔致庸的成功,陈建斌在“好”演员的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他真的有点儿找到某种艺术创作者的感觉了。而以后的路会如何走,对他来说是一个未知数,是就此满足,饱食成果,还是继续前行,继续自己的梦想?这个问题需要时间去回答。

  到目前为止,他的形象很鲜明:陈建斌,男,演员,戏演得不多,得过奖,也制造过争议,还时常否定自己演出的作品,他说他内心承认的作品只有三部:《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死亡》、《结婚十年》与《乔家大院》……与大多数偶像派演员相比,他真的是有点儿个性,有点儿怪。

  “我希望我能做到纯粹为了梦想而做事,做一个真正的艺术创作者”

  记者:你想当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陈建斌:我想做一个特别好的演员,我想我的每一部戏都变成《结婚十年》和《乔家大院》这样的戏,因为我想跟每一个角色都发生灵魂的接触。但是我做到了吗?我没有做到。很多时候,我不知道哪个角色适合我,我必须去尝试,尝试了以后我才知道什么样的角色适合我,如果不合适,就需要更改,但这时,一个角色已经完成了,已经无法更改。我耽误了时间,我和我的尝试之间已经彼此伤害。最大的问题在于怎么选择?当一个角色来到你的面前,你怎么知道它适合不适合你呢?太难知道了。但有些人就知道,我相信人的智慧和人的体力一样是有大小的,通过看书是解决不了后天缺乏判断力的缺点,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种高明的判断力。

  记者:你觉得你的智慧大,还是小?

  陈建斌:我属于中不溜吧。但我觉得我自己还比较刻苦与勤奋。

  记者:你觉得乔致庸是一个怎样的人?

  陈建斌:乔致庸是一个幸福的人。他的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都挺美好。他后来发现他跟他妻子生活很和谐。但很多年后,他还是否定了他的人生,他说,那不是他想要的人生。其实,是他不想要别人说他乔致庸是一个商人,他想别人说“一个文人乔致庸,一个诗人乔致庸”。就像李白,他有很大的政治抱负,但他成了诗人。人总是想要他没有的东西。但生活是一次性的,不可逆的,有遗憾也无法修补。只能尽量作正确的选择。

  记者:每个人都一样要面临选择,但他又无法确定哪个选择是正确时,该怎么办呢?

  陈建斌:听从内心的召唤。但是,有时,内心也会犯错误,犯完错误后,吸取经验,你就成长呗。你是人,不是神。

  记者:《乔家大院》好评如潮,但也有负面意见,有人认为你出演的乔致庸有点儿过了,有点儿疯,你自己怎么看待这个评价呢?

  陈建斌:我觉得是这样。实际上,世界杯上踢足球的,他们在场上非常投入,有时受了伤也还在场上奔跑,他们自己不觉得疼,因为他们在一种非常投入的状态中。我认为每个工作者在他的工作上最好也有这个状态。比如写作,大作家福楼拜,他每天写作到深夜,他的窗户的灯光仿佛大海上的灯塔,而凡高为了艺术都疯了(不是提倡疯,只是说那种投入的程度)。但是像他们这样投入的状态,一般人很少能够做到。我演乔致庸时,的确是非常投入,所以,有些人不习惯吧。《霸王别姬》里,段小楼跟程蝶衣说:“你不疯魔不成活,可咱们在这个凡人堆儿里,你疯魔又怎么活?”段小楼是一个把现实生活与精神生活分得很开的人,而程蝶衣则把这两者结合得非常紧密。

  记者:而真正好的艺术更需要像程蝶衣一样浑然一体的状态?

  陈建斌:对。但是,你想,“创作出某某作品”中的“创作”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词语啊,什么是创作啊,只有神才能创作。生活中谁能创作?我们经常会说,我要创作一个人物,一幅画,一段旋律,要使它成为艺术品,能使这个艺术品影响别人的生活,这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事情。要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想不付任何代价,平心静气地,是不可能做成的。只要我认定了这个人物,这个戏是属于我的,我就会对它有要求,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刺头”,或疯魔,或不好合作。古语说“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还有“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是两种很棒的人生境界。

  但有时,做艺术与做明星挺矛盾的。我不想过明星生活,我想过特别随意的生活,我想到小摊上吃点儿东西,但是随着我拍戏的增多,这种随意的行为会受到障碍,别人就会过度地关注你的生活,你和谁在一起。这个我就不喜欢。

  记者:演员似乎必然地要走向公众,演员是一种特殊的职业。

  陈建斌:在我这里,我希望演员只是我的一个爱好。只有把它当成爱好时,你没事才想去干这个,你会做得非常愉快,而不是通过它达到什么目的。没有利益牵扯时,你就自由了,但是现在我还做不到。我希望我能做到纯粹为了梦想而做事,做一个真正的艺术创作者。

  

(责任编辑:李军)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美国大使馆遭恐怖袭击
·莫斯科市场爆炸事件
·重庆遭遇特大旱灾
·2008奥运会 NBA 科比 F1
·男篮世锦赛 姚明 王治郅
·美网公开赛 刘翔 篮球
·中网公开赛 体育彩票
·派朗 suv 跑车 微型车
·一汽奔腾 福美来2代
·九寨沟 国美收购永乐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