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搜狐文化
搜狐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IT-汽车-房产-家居-女人-TV-ChinaRen-邮件-博客-BBS-搜狗 

文化频道 > 专栏作家 > 随笔 > 陈岚
陈岚:魔兽争霸——论民族主义
时间:2006年08月14日10:49 我来说两句  

 
作者:陈岚

  渔夫从海里捞起一只魔瓶,无论是欧洲版的瓶子或者是阿拉伯版的瓶子,无论是耶和华的封印或者所罗门的戒印,一旦揭开,跳出来的那位青面獠牙,第一个愿望都是要吃人。

  幼时每次读这个故事,我都觉得奇怪,魔鬼先生也太不讲理了吧?我哥哥是个聪明的少年,不屑地问:“把你在一个金属瓶子里关上几百几千年试试?”李莫愁在活死人墓里作茧自缚,被压于石棺之中,那片刻生死关头,毒恨天下人,誓言必要为厉鬼击杀天下人,估计心态就和那位郁闷的魔鬼先生是殊途同归。

  美国人很有趣,在法庭上论证罪犯罪行,一定会把他的家庭渊源、生活背景、童年不幸之类的因素,千丝万缕地勾结起来,几乎所有的侦探小说、心理探索片都指出,一个生活重度压抑的人,犯罪倾向尤其显著,一个童年倍受虐待的人,暴力倾向更为明显。我每次看片子都笑,觉得这简直是另一类歧视,然而读完心理学课程,我转为笑自己:因为这确实是社会科学。

  中国有两千多年完备的封建统治,人性的压抑、权利的剥夺比任何民族都彻底。压抑是种液态的东西,从政体里渗透到血液里,渗透到每个家庭细胞里,乃至每个人的脑袋里。因此中国人的循规蹈矩、恭顺驯服,就象铜瓶里的魔鬼一样:有封印的时候,他无所作为,没封印的时候,他无所不为。公共楼道里的路灯一定有人掐,公共花坛里的花一定有人偷,只要一进监督力量的盲区,只要确定不会被惩罚,好好先生立即会变身魔鬼。

  拿历次农民起义为例,从项羽一下坑杀二十万秦军,到火烧阿房宫,到张献忠的七杀诗,诗云:“老子养人如养狗,你偏叫俺不舒服,杀杀杀杀杀杀杀。”到李自成军在北京城里的烧杀抢掠、滥用酷刑,到太平天国列为合法刑法的点天灯、剥人皮,到义和团匪夷所思的狂暴血腥,再到三反五反、文革里灭绝人性的杀戮、武斗,甚至是光天化日下的集体吃人(参见郑义《广西吃人狂潮》),一切之一切都显示出中国人民间力量的突发、无序、野蛮和无法驾御。只要给一个合法的借口,瓶子里的魔鬼一下子会扩张到无限。

  这个魔鬼是带着显著的烙印的。

  它懦弱而阴狠。被释放之后,他绝不敢向所罗门王挑战,只会去仇恨没有力量的渔夫,赵葳误穿了军旗,被全国炮轰乃至被殴打泼粪,再三、反复道歉,仍然有狂热者咬牙切齿地不肯放过——反日有很多种方式,为什么没人敢去日本使馆前游行示威抗议?——因为警察会来驱逐,因为举动会被围观,也许还会被反馈到自己的单位学校,即使不会被抓,也多少会影响自己的现实生活、现实利益。即使是一个毫子的利益面前,那些仇日分子,也会止步。即使是无限接近零的风险前,民族主义者也会缩起他们的头。他们只敢于廉价而免费地在网络上倾吐口水,然后抓住一起官方默许、民间通行的事件,来进行集体狂欢。“污辱中国的日本人”——再没有比这更便宜、更好使的靶子了。这靶子即使不会自动出现,强烈的渴望也驱使我们去制造一个这样的靶子出来——因为他们太需要这样的靶子来表现自己了,没有舞台的时候,他们甚至要搭建和臆想一个舞台出来表演!赵薇如此、罗刚事件如此,这次西安事件亦如此。在“爱国主义”的护身符下,他们安全而狂热地表演并陶醉着。——话又说回来,除了这个台子,他们哪里也不能去。除了仇日,他们什么也不能做。就如明末,崇祯怀疑袁崇焕是汉奸,一众大臣一道声儿跟着指控,无他,骂别人是汉奸、根本是件惠而不费、有百利无一弊的事,何乐不为?

  它狂暴而嗜血。此次西安交大排日事件,再次证实这点。从昨日起在网络上到处转发的要求各地声援西安的帖子可以看出,学生们对冲砸留学生楼,把并非当事人的日本学生拉出来殴打,甚至要打死了再“鞭尸”,而对当日事件的描述一次又一次地夸大,乃至脱离了真实情况,却被当作真相在四处传播的时候,对“砸碎所有玻璃、几分钟就把一个日本人打到在地”津津乐道,这狂暴的热情只让人觉得齿寒。在21世纪里,竟然对无辜杀戮拍掌叫好,并对野蛮报以集体欢呼,那我们这个民族距离地狱,也不算远了。距离文革不过才二十多年,那场血腥的动乱,鞭子最后抽在每个人身上。德国人说:“当他们带走犹太人的时候,我们不说话。当他们带走共产党的时候,我们不说话,当他们带走反对党的时候,我们还不说话,最后他们来带走我了,这时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义和团在进入北京之时得到了慈喜的饬令,但当义和团的排外已经变成彻底的屠杀平民、并酿成巨大社会动乱之后,最后带来了什么?八国联军。苦难最后依然是平民承受,是中国人自己消化、吸收,并在水深火热中沉没得更深。中国被暴力统治得太久,在血腥里沉淫得太久,带着被阉割者的残暴、驯服和阴毒,一旦有机会,就会迫不及待地以暴力来实践理想、付诸他人。

  自卑与压抑。多数国人都有一颗敏感脆弱的玻璃心,一碰就碎,风吹也碎,别人站在远处咳嗽一声,它也会受内伤。而最近几年,从一个中日友好的虚幻谎言中走出来的中国人,迅速冲进另一个极端,同在废墟上建国,日本用了二十年就重新崛起,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强国,而中国人近二十年大梦方觉晓,发现自己依然是世界落后民族。我们用于内省的时间并不多,按照西方惯例,人们就该不断置疑政府,置疑执政党——你们到底许诺给我们什么?又实际上给了我们什么?但是现实显然不允许我们这样做,在李慎之未启口之前,自由主义一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官方定论。既然不能质问,那么这沉重的挫败感自然要有个宣泄渠道,政府极巧妙地不断地转移民众视线、转移民众热情,常有民族主义者沾沾自喜地说“ 民心可用”——当人民意志可以被“用”的时候,这还是人民意志吗?妖魔化日本人。并且以攻击这个虚幻妖魔作为挽救民族自尊的稻草。日本伤害中国的重大行径上,民族主义者群情激愤,倍感压抑,但是现行的国家体制,没有正常的伸张民意的渠道,民众亦不可能真正把握国家外交、政治以及所有重大事务的走向,甚至连参与和商榷的渠道都没有。这酝酿的情绪只能积蓄到无厘头的琐碎民间事件上去冲突爆发,因此,情绪外化时,就显现出极端敏感和不可理喻。

  闭塞和狂信。王小波写过一系列的文字,来论证狂信在我们的历史中是如何大行其道,以及如何祸害无穷。综观历史,狂信在每个民族的蒙昧时期,都非常盛行。圣女贞德被处死之际,尚有大批民众围观并群情汹涌,布鲁诺的火堆点起来时,投掷石块的也不是只有一个人,传播学指出,大众只能信任他们能相信的,信任他们经验里能接受的,并选择他们愿意相信的。但是随着信息传播方式的革命,人们可选择信息越来越多之后,终于学会了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选择,而不是让别人的舌头伸在自己的口中说话。“怀疑精神”具体从什么时候在西方文化中确立的,手里暂时无资料可考,只好说个大概,欧洲文艺复兴之后,资产阶级思想的启蒙,神学的权威在“怀疑精神”面前完结,欧洲人从神甫手里夺回了自己的脑袋瓜。中国的帝王在形式上被打到了,但是专制一天没有结束,我们就得一天共用一个脑筋思考。比如此次西大事件,连续数日的震荡中,显示出政府的无能和反映迟钝,并且已经通过行政命令,要求所有媒体停止对该事件的报道,——典型的鸵鸟对策!网络这么畅行,第一第二第三媒体被封锁,谣言和谎言就会在民间渠道不径而走!“日本人艳舞”的版本越传越离奇,越离奇民族主义者就会越不加思索地接受。象这样的晚会,现场该有照片的吧?把照片在新闻中播出,找目击者重述当时情景,真相很快可以澄清。当事的日本人已经作了解释和道歉(可道歉版本在网络上也在迅速被篡改,用作证明小日本蓄意侮辱中国的证明),在这类风潮中,政府把喉舌自甘封锁,是愚蠢或是故意?是纵容或是闭塞成例?雪藏问题能解决问题吗?掩盖脓创能治病救人吗?或者,政府根本不意欲治疗民族主义狂热病?

  政府始终认为,民族主义是件好法宝,事实上在多次重大历史关头,民族主义确实挽救了政府。在高压的封印之下,魔鬼可以甘愿成为灯神一样的奴隶,为实现主人的欲望而效劳奔走,但是有日突破辖制之后,灾难性的、毁灭性的后果是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堪承受的。

  我一度是一个激进的自由主义者,但是正是在目睹了民族主义者的狂暴之后,不得不确立和平是作为体制改变的第一要素。激进自由主义者不断试图号召民众的热情,来自下而上彻底颠覆腐朽的体制,但是却未真正思考过这热情是核能一样力量,任何驾御这力量者,要么成为极端的魔王,要么就被颠覆。我们的国家需要变革,但是必须充分考虑社会、人民所能承受的最大风险。在中国历次暴力革命,最后诞育的都是更加暴力的怪胎世界,军阀混战到专制主义,无尚权力成为世代追逐的中原宝鼎,得者居之。所以我决不相信,利用民众的狂热可以办成什么好事。狂热起来的民众需要奇迹来做安慰剂,而且胃口越来越大,不能创造更多的神话来满足他们,他们就会连主人反噬。西大校方次日即开除了日方三位学生和一位教师,但是学生依然不满足,要求连带惩处晚会举办者和与会校领导。这让我想起五四运动后的北大,学生在品尝到了胜利滋味之后,开始失控,在学校中恣意横行,连学校要求收讲义费也会游行示威,对抗交费。抗日期间,执政的蒋介石政府邀请几位学生代表去南京和政府对话,亦被无理由拒绝。——一旦感受到权力,他们立即乃以为自己是神,巴力门般无所不能。

  专制世界里的人如铜胆瓶里的魔鬼,封印一去,就会开始魔兽争霸,争夺着成为最大的魔王。而其间生灵涂炭,恰恰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因此,我宁愿选择成为一个温和的自由主义者,艰苦而微弱地发出呐喊,让时间、历史和世界促成一次必然的、必将到来的转变,并渴望及早有更多的思想、信息、和舆论形成开明通达的社会基础,让嬗变的过程最大可能地减轻痛苦。我相信,惟有光明的手可得到光明的未来。

  

(责任编辑:王玉晖(无效))


我来说两句 全部跟贴 精华区 辩论区

用户:  匿名发表:  隐藏地址:
*依然范特西、刘亦菲、夜宴……网罗天下热词的输入法!

设为辩论话题      


精彩图片


木乃伊“现身”


文化频道】【特色栏目:B闻

相关链接





搜狐短信 小灵通 性感丽人 言语传情
三星图铃专区
[周杰伦] 千里之外
[誓 言] 求佛
[王力宏] 大城小爱
[王心凌] 花的嫁纱
精品专题推荐
短信企业通秀百变功能
浪漫情怀一起漫步音乐
同城约会今夜告别寂寞
敢来挑战你的球技吗?
 精彩生活 

星座运势 每日财运
花边新闻 魔鬼辞典
情感测试 生活笑话


今日运程如何?财运、事业运、桃花运,给你详细道来!!!





菊花台
迷迭香
青青河边草
丁香花
原来你也在这里
爱如空气
不要再来伤害我




·网上恶搞奥运会徽吉祥物
·美女作家安意如否认抄袭
·张国焘的最终结局
进入《文化频道》






频道精彩推荐

·日本地震 美国中期选举
·河北红心鸭蛋查出苏丹红
·纪念孙中山诞辰140周年
·拼音输入法 焦点图新闻
·香港电信展 姚明 王治郅
·体操世锦赛 刘翔 篮球
·欧洲冠军联赛 体育彩票
·CIVIC 乐风 凯美瑞
·标致206 骏捷 雅绅特
·医改 入世五周年






秋天不回来
求佛
月亮之上
嘟啊嘟啊
千里之外
舞娘
迷糊娃娃可爱粉红卡通
四季美眉给你最想要的

news
搜狐分类 ·搜狐招商

精品推荐

·中国远征军新兵第一课
·天杀星李逵真面目
·被蒋介石满门抄斩的大将
·六十年代末苏联大兵压境
·蒋介石反攻大陆最后赌注
·毛泽东和李立三斗争揭秘
·张春桥因何事惹林彪不满
·蒋纬国为何被撵出淮海
·上官婉儿裙下的私生活
·“守宫砂”真能验贞操?
·中国原子弹爆炸的内幕

给编辑写信



设置首页 - 搜狗输入法 - 支付中心 - 搜狐招聘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 全部新闻 - 全部博文
Copyright © 2018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搜狐不良信息举报邮箱:jubao@contact.sohu.com